戴德生屬靈生命的成長
人被造的目
生命詩歌
基督徒的靈命成長
神與我們同在,我們與神同在
認識聖靈與分辨諸靈
給初信者的建議
敬愛的阿長-華羅普
重生
基督徒的成長綱要
不可忘記祂一切的恩惠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我母親的見證

程莉蔓姊妹

  在2009年五月廿三日凌晨三時38分,我的母親熄了她一生的勞苦,安息主懷。

  母親生於1958年二月9日,浙江溫州人氏,她一直生活在溫州,於2004年復活節信主,次年八月受洗後,脾氣轉變許多,少了幾分暴躁,多了幾分柔和。2005年十一月,母親被發現患乳腺癌,手術切除各乳,術後六次化療後服用「弗隆」(一種抗癌藥物)。08年五月,母親因久咳不愈就醫檢查,發現乳腺癌出現肺轉移造成胸腔織液。這消息有如晴天霹靂,母親立即住院取出胸水,之後醫生提議化療,但遭母親強烈拒絕。

  08年八月,法國的林俊昭弟兄建議我母親默想寶血與十字架經文,仰望神的醫治,母親欣然接受。從那時開始,林老弟兄每逢星期二、四、六都致電給我母親,教導她如何默想寶血經文,由哪幾句開始,接著哪幾句等等,如此一直到我母親臨終前。在九個月的時間堙A林大叔與我母親的談話交通,有關聖經真理方面的質疑和行走屬靈道路時所遇到的問題,以及如何行走屬靈的道路等等,這些交通給我母親極大的幫助。我母親的屬靈生命迅速成長有目共睹,基督的生命逐漸在她身上彰顯出來。

  去年八月當母親剛開始學習時,默想非常困難,因她經常感覺胸悶,彷彿有巨石壓身,但當她無懼艱難繼續默想時,便經歷寶血的大能,全身發熱而且面色紅潤。父親誤以為她發燒,經量體溫正常,令父親十分稀奇。九個月以來,母親默想的經文逐漸增加,從寶血與十字架的經文到詩篇,先知書、啟示錄經文等,從開始的極其困難到之後一默想就全身發熱,有時甚至出汗。母親說那種感覺就好像電流在全身通過似的,但又不完全是,總之是非常舒服,除非親身經歷,不能言語。

  今年四月,母親由於呼吸困難引起缺氧而住院。同病房的病友患有肌肉委縮症,瘦的只剩皮包骨頭,全身沒有一塊肌肉,讓人看了毛骨悚然。她不能動,也不能說話,只能發出「唉」的聲音和笑的表情。母親說那人比她更苦。每當她有需要的時候,就發出唉的聲音,保姆就問她「你要小便麼?」或者「你要喝水麼?」又或是「你要翻身麼?」等類似問題,如果說對了,她就列嘴笑一下,猜不對她就繼續唉。有時保姆猜了許多次都沒猜對,她就傷心的放聲大哭。一天夜裡,這位病友沒睡,不時發出聲音叫保姆,母親幾夜未眠十分困乏,不經意的輕聲說了句「真吵!」,這位病友聽見這話,「嗚嗚」地哭了許久,使我母親心中甚是難過,深深懊悔。次日一早,母親便拖著虛弱的身子,走到她床前,說「對不起!」,她對我母親報以一笑。母親接著問她:「你信耶穌,好嗎?信的話就笑笑!」那位並有果真笑了,母親深感欣慰。又過了一日,那位病友要回家修養,臨行前母親再一次問她:「你信耶穌了嗎?信就笑笑!」她竟放聲大笑起來。母親就是這樣,自己病得將不久人世,還是念念不望向他人傳福音,去拯救那些靈魂,這哪裡是我母親?母親的轉變實在太大太快,這是神在我母親身上作工。母親每天都為同病房的兩位病友代禱,希望他們都能得著救恩與醫治。

  那時,我們請的保姆時常忘記給我母親吃藥,母親就自己提醒她,保姆甚至為了幫助別人而忽略我的母親。我於是提議換保姆,但遭母親拒絕。她說:「還沒讓她接受救恩呢?」回想以前母親讓我換帶孩子的保姆,覺得母親現在是「新造的人」,不再是她自己,乃是基督在她裡面活著。

  一天,母親突然高燒不退,儘管醫生用了各種措施,包括打退燒針、退燒塞栓、放置冰袋等,全都無效。第二天,母親靠在床上,剛開始默想神的話語,便覺得神的能力自頭頂澆灌下來,她便馬上躺下,果然,神的能力在母親身上澆灌,她全身發汗,甚至頭髮都濕了。母親說:「我的體溫退了。」於是找來護士,果然體溫下降,又過了一小時,就完全正常了。當時還有兩袋冰塊還擱置在母親身上呢。經上說:「信的人必有神蹟奇事隨著他們。」感謝神,因為祂滿懷慈愛,使我母親少受艱苦。

  母親的病情日趨嚴重,呼吸困難,疼痛越來越重和頻繁。但她非但沒有怨天尤人,反而覺得十分虧欠。「主啊!我還要為您作工啊!怎麼每天躺在醫院,真是虧欠!」有時她又自言自語:「主啊!我還有什麼罪沒有認清啊!」

  五月20日晚上,母親突然嚴重缺氧,臉色鐵青,我們於是叫了所有的親戚來見我母親最後一面。當時母親因為肺功能衰竭,要靠呼吸器,平時說話沒有力氣的她,此時不知哪來的力量,也許是所謂「迴光返照」,母親大聲禱告,唱詩,讚美神。我們甚至能透過呼吸面罩聽見她的聲音。母親問我們:「今天是幾號?」弟弟回答說:「今天是5月20日。」母親說:「今天五月20日是好日子!我要跟你們大家說再見。」她便輪流拉著親戚們的手,叫他們相信耶穌。大家都說:「我們相信!」母親說:「你們都相信,我就放心了。」然後她又唱詩、禱告,後來她大聲說:「子子孫孫,祖祖輩輩,世世代代,永永遠遠,信靠耶穌。!」竟沒有一句遺言留給我和父親,也沒提及自己身後的事要如何如何,也沒有問她的公墓買了沒有,更沒有向醫生求救。她「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為祂已經丟棄萬事並視之為糞土,為要得著基督。」她是那樣坦然無懼的面對死亡。母親當時唱的一首詩歌是箴言書三章5-6節「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永不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路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我覺得那就是母親對我的遺言,她把我交託給主,對我完全放心。

  五月21日、22日,母親逐漸進入昏迷狀態,23日凌晨,終於行完了她當行的路程,在基督媞峇F,享年51歲。在人看,母親是苦命、福薄的,但在神看,母親是非常有福的,因為她認識主耶穌,信靠主耶穌,得著了更豐盛的生命,就像一首詩歌所唱的:「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信靠主耶穌,走在高山深谷,祂會伴我同行,我知道這是最美的祝福。」

  感謝主,雖然母親得了癌症,但神卻叫這件最壞的事變為了最美的祝福,藉此帶領我母親活出不一樣的生命。我不感抱怨,因為神的作為讓我敬而生畏,母親的生命是屬神的,神何時收回祂所給的,主權完全在神。我相信神的旨意是「純全、善良、可喜悅的」。雖然我現在不明白,到那日定會真相大白。神雖然帶走了我母親,卻以祂自己代替。母親的病逝是我永遠的傷痛,但神親自醫治我,安慰我,扶持我,我要向神獻上感恩與讚美!願一切的榮耀都歸給祂,直到永遠!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