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命進深第三版

三版序

第一章 屬靈生命的操練

第二章 靈命概說

第三章 靈命歷程

第四章 靈命成長的要素

第五章 得勝的生活--奉獻

附錄一丁素心姊妹的見證
附錄二十個奉獻的小見證

第六章 與主同在

附錄一內在生活
附錄二等候神
附錄三讚美
附錄四勞倫斯屬靈格言
附錄五耶穌內住的生活--第冉逖侯爵

第七章 十字架的道路

附錄一天天背起十字架
附錄二如何治死老「自己」

第八章 聖靈的引導

附錄靠聖靈行事--步步跟隨

第九章 愛弟兄

附錄耶穌家庭的見證摘要

第十章 愛神

附錄一小德蘭論愛的價值及行動
附錄二愛主的詩歌

參考書簡介


附錄 耶穌家庭的見證摘要

  「耶穌家庭」是近代中國教會一個偉大的見證,這個生活組織,是基督福音落在中國土地堨耵囓X來的一枝鮮花和碩果。它是土生土長的,生活純粹自立化,它不注重講道,而注重生活,擺脫了廟堂式的宗教,達到真理的實踐。正如一位弟兄所說:「對於耶穌家庭而言,道即是生活。」他們在生活上遵守了主耶穌的「彼此相愛」的新命令,他們得了保羅所說「最大的恩賜」,而「最大恩賜」的具體表現在「肢體生活」,「肢體生活」的最高表現,乃是達到約翰福音第十三章十六節之「為弟兄捨命」。願信徒藉此書看出這件事實的寶貴,而一同起來追求愛慕!

一、創始經過

  耶穌家庭為中國信徒敬奠瀛先生所首創。先生生於山東省泰安臨汶區馬莊敬家杭,自幼醉心儒學,具有求道之決心,於民國元年入泰安萃英中學讀書,該校乃基督教會所辦。入校後一面讀書,一面查考聖經,經數年之詳細觀察,方知基督教乃一出世入世之真道,耶穌實為捨命愛人之救主。即篤信不疑而真誠接受之,並願一生一世效法耶穌平民化的精神,走那吃苦捨己的道路。在他未皈依耶穌之先,即羨慕貧窮生活,深以私產為精神生活的牢獄;故信主後即實行破產,變賣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度乞討佈道生活。至民國八年,目睹社會之黑暗,人慾之橫流,不能互助友愛合作,致使國家社會無形中受到許多人力物力之損失,遂毅然倡導信徒集股辦一完全誠實之商店,藉以發揚基督之真光。至民國十年陰曆正月初一,該店始正式成立於馬莊敬家杭,命名為「聖徒信用儲蓄社」,簡稱「聖徒社」,此乃耶穌家庭之前身。

  信徒社之第六年,蠶桑學道房即設立於夏定莊舊址,後改為耶穌家庭。其初創時,無寸土,無片瓦,房子是向夏傳真先生借用的;又租了兩畝地,買了三張破織布機,弟兄姊妹十數人,就如此男耕女織的過起集體生活來了,其窮苦自不待言。直至一九三○年(民國十九年)才遷至馬莊北坡新址。先蓋了七間草屋,過了兩年,又蓋了七間磚房,生活愈窮苦,人口愈增多,規模愈擴大,制度也愈嚴格。凡入家的必須破產,否則不能列為家庭的基本人口。斷炊喝開水,掃磨膛(家中無糧下鍋,掃磨膛以作全家一餐),吃四個眼睛的「糊」(言其稀可將吃者之兩眼在碗中清晰照出),是家中日常生活的情形。雖如此艱苦,亦嚴守著不勸捐,不欠債的起初信仰,吃粗穿破,努力生產。

二、馬莊的崇拜和禱告

  禱告是居於首位的。每一個人在早晨四點鐘起床之後就到會堂去;不論男女到了那奡N開口大聲做起禱告。

  大約早晨五點鐘便開始演講或作見證。接著就是另一段「晨更」的禱告時間,可能一直繼續到上午八點鐘;到了早餐,白天的工作就開始了。

  負責人在上午九點鐘的時候再次進行禱告,我也經常參加他們。用膳的時候也是禱告的時間。謝恩的時間可能佔一刻鐘。每一個部門也有著他們本身的禱告時間,通常都是集體大聲禱告的。繼續到相當時間,便由內中的一人,多半是位負責人,單獨作一總結禱告,從而結束了禱告的階段。

  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在馬莊都是被歌聲所聯串著的。詩歌是一種熱情的表現,這種表現是不信主的人所永遠不能產生的,大體上也因為這是他們的經驗的一種發揚。我日常都到每一個部門去作巡禮,而我對他們每一部門寫在黑板上的韻詩特別發生興趣。這些歌詞經過潤飾或增訂,然後才把完美的作品加以印刷,準備編入讚美詩集。

三、衣食住行

  以「凡物公用」,聖徒們取消小家庭,而合一在基督埵P過大家庭生活的事例,教會歷史上屢見不鮮。除了使徒時代之耶路撒冷教會外,尚有中世紀之修道院,近世紀在印度之靈修院,英國之愛俄那團契,中國之恩典院,靈修院等等,都有神的祝福在其中。個人私有財產原是罪惡的產物,教會如能在聖靈引導下施行「凡物公用」,則靈程的追求上可以達到相當高的地步,其中不必再為勉勵信徒而講「追求」、「奉獻」、「愛心」、「肢體」了,因為已經完全生活著在其中,每日過著「完全獻上」、「全時間奉獻」及「互為肢體」的生活了。

  耶穌家庭的中心地--馬莊,有固定人口四百八十多人,加上各家來的流動人口,合約五百人左右。他們沒有個人生活的觀念。凡物公用、分工合作、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等,都有了安排,得到了相當程度的解決,心無掛慮,每個人面貌上都帶著和靄、喜悅,似乎不知有人生疾苦。

四、「十分之十」全然獻上

  中國當局也有他們的慈善計劃。當我在馬莊時,有一人正在為此誇耀,並詢問這些基督徒們的施予究竟有多少。「我們所出產的十分之九」,就是那令人震驚的答覆。

  對於執政者來說是太多了,對於我也是太多的!於是一有機會我就把皕s拉到一旁問他說:「你的意思是怎樣的,你說你們今年所施捨的是收成的九分之一嗎?」

  「事情是這樣的」,他說。「從一九三○年我們就開始十一奉獻了;這樣一直繼續了十年。一九四二年出現了一次大饑荒,飢民遍野,我們感到應該增加十分之一。神是這樣的賜福給我們,以致我們在第二年時也感到不能就此為止,於是我們每年都增加十分之一:所以今年我們一共捐獻了十分之九了。」

  我問道:「你們怎樣供給我的食用呢?」

  「就是按照主所賜給你的,」答案是這樣。「你唸著主的禱告文說『我們日用的飲食,求主今日賜給我們』,可不是麼?」

  「原來如此!」這是我所能回答的話。

  不消說,我就是藉著他們的信心的動力的收穫而過活的。執政者對於這樣的熱烈的愛心怎能望其項背呢?

  自我離開中國後,我曾接到左順真姑娘和陳碧璽醫師的來信。只提其中的一句話就夠了:「我們原以為今天不會吃到什麼東西,只有水可飲罷了,但是主竟這樣恩待而賜給我們吃。」

  問題就發生了,如果他們的農業生產是這樣的卓著效率,為什麼他們現在竟會達到這般地步呢?他們曉得許多食物的維他命含量和卡路里價值,包括合理範圍內的雜草和樹木的嫩芽在內。他們竟會為了那種神秘的理由,而把他們一切所有的都捐獻出來。感謝主,今年度他們業已把農產品的十一奉獻增加至十分之十了啊!

  「耶穌叫門徒來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投入庫堛滿A比眾人所投的更多。因為他們都是自己有餘,拿出來投在媕Y。但這寡婦是自己不足,把他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可十二43-44)

  讀者們啊!只要顯出了這樣的熱心,就等於顯出了那足以征服世界的力量了。

  我坐下來思索、默想。我對它的反應是何等的錯綜複雜啊!後來我又打開陳碧璽醫師的來信,再讀一遍。我激動的說:「啊!神呀!讓我也學像他們這樣去做吧!」我本能的呼吁。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