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與復興

第一章 復興之必要
    聖靈的澆灌
    復興的責任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復興禱告的需要
    神最大的需要
    我應該劬勞嗎
    走向全國復興的途徑

第三章 復興講章
    有功效的禱告
    信心的禱告
    禱告的靈
    要被聖靈充滿

第四章 復興的禱告
    大復興的禱告
    世界大復興
    復興的禱告
    不住祈禱的生活
    代禱的經歷--陣痛與眼淚
    為神的百姓代禱
    小組聚會的禱告
    信心的祈禱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復興禱告的需要
賓路易師母

  「聖徒的祈禱火倒在地上。」(啟八3-5)

  「你們得不著,是因為你們不求。」(雅四2)

  假若在神的兒女中有為復興的禱告,那麼在教會外「復興」的祝福就必快快來臨。我們對於智慧的禱告知道的很少。這種禱告是如同傳道的「工作」,同樣為一種明確的工作。請看雅各書第五章十六節:「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由禱告所做成的工作,是只有藉「義人的祈禱」才能達成的。不只披戴神的義,而是在個人生活上對罪有正確的態度。這是使禱告有果效的唯一必要條件!禱告的人必有個人得勝的生活。所以,第一個問題是,假若你願意明白有功效的禱告,你就必須有個人得勝的生活。你是否願意在生活上得勝呢?你是否定意活出得勝的生活呢?有時人們談論「得勝的生活」,但他們不願履行得勝的條件。

  認識以利亞的禱告

  使徒雅各提到禱告蒙答應的例子。他們提到以利亞說:「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然後他提到以利亞禱告的功效。意思是說,以利亞所能的,你也可以辦到。「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這個人有能力關閉天,但他是「與我們一樣性情的人」。他禱告的果效是求天不要下雨,雨就不下了。

  禱告能夠使全國的天關閉起來,這個「工作」是真實的。但我們還不能明白這種禱告工作是可能的。許多人是利用一點他們的空閒時間來禱告,就是這樣的人仍是屬少數的。假若有人明白如何禱告,他就知道我們禱告是一個固定的工作,所發的功效是快而且廣,遠比地上任何服事的果效更大。

  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能從事這種禱告,能藉他的禱告完成如此的工作,摸著了整個國家。

  我們何等需要明白這種禱告的可能性,並立志認識神,你也就能知道神的心,也知道神要做那些事,那你就能像以利亞一樣的禱告。以利亞不但認識神,他也認識神的旨意,所以他能禱告出「為以色列人的禱告」。只要你知道神的旨意,你也能夠有同樣的禱告,能摸著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呢!因為按著神旨意的禱告,是大有功效的。

  捆綁和釋放的禱告

  雅各說到以利亞的禱告時,提到禱告的兩面,正如基督在地上也曾提過的;那就是在地上藉著禱告捆綁及釋放(太十八18)。以利亞曾關閉天也開啟天。說到這種禱告的大能,主耶穌曾說:「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在這捆綁和釋放禱告之經文中,主清楚地指出:「若有兩個人同心合意必為他們成全。」

  我們指出在服事上,神的眾同工必須達到一個程度,即認識神並認識這種禱告。我們還未達到能夠以禱告來應付今天的需要。雅各記載以利亞的禱告說:「他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然後,他簡單地提到:「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雅各就如此簡單的說到這個偉大的事蹟。他並沒有說:「你看,何等的一位以利亞!」聖經上沒有其他多餘的字句,只是嚴謹的記述,沒有誇張,而是冷靜、莊重的一筆。當神行許多事,祂是很快地把它們成全的,正如祂答應「為開啟天下雨的禱告」一樣迅速。

  從雅各概略地提到以利亞的事上。我們可以看見這樁禱告的工作--也寧可說這個禱告「作了許多工作」。我們還要來看摩西在出埃及記第十七章中他的「捆綁和釋放」的工作。當以色列人需要水時,他們便報怨摩西說:「摩西帶我們出埃及,現在讓他給我們水喝吧!」摩西便單單地到神面前,為這些需要的百姓,「他呼求耶和華」,然後耶和華便指示他該如何行。「我必站在你們面前,你要擊打磐石,從磐石堨畢酗繻y出來。」(出十七6)摩西便這樣行,水便流出來。這是以禱告來應付百姓需要的一幕情景。請特別注意一件事--即摩西的呼求和神的答應。

  摩西的代禱

  但是,在同一章我們可以看見禱告的另一幅景象。當亞瑪力人來攻打以色列人時,摩西並沒有「呼求」耶和華,因為他知道該如何行。當約書亞下到山谷和敵人打仗時,他拿著神的杖,站在山頂上高舉他的雙手。(出十七9-15)摩西的手何時放下,亞瑪力人就得勝;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便得勝。摩西在山頂上做什麼呢?誠然地,摩西舉手是抵擋那攻擊神百姓之亞瑪力人背後看不見的仇敵。   

  要了解這件事,你必須回想聖經清楚地說過,神為何審判迦南地上的列國,是因祂與他們所敬拜的假神有所爭戰。聖經曾告訴我們拜偶像就是拜魔鬼(林前十19、20)。在迦南地偶像的背後有著撒但的權勢,今天各地拜偶像的背後也是如此。

  當拜偶像的異教徒攻打以色列人時,摩西並沒有「呼求」耶和華,反而站在山頂上,舉著代表神權柄的杖抵擋亞瑪力人背後超然的權勢。(弗六12)

  在這塈畯怓搢ㄗ漭鬊咩i的實例--一件是,摩西到神那兒為百姓祈求:「耶和華啊!請賜下水來。」另一件,他採取舉手的方式與神一同站住抵擋仇敵。在前者,神指示他如何得到水;但是當戰爭來臨時,他卻改變了別種方式,他爬到山頂舉起手。

  我們可能要問:「摩西,你為什麼不下到山谷打仗呢?」他可能回答說:「我也在打仗呢--約書亞是下到山谷對付屬血肉的亞瑪力人,但我是在山頂對付在其上的仇敵。我手堿O拿著神的杖呢!」摩西因著亞倫與戶珥的幫助一直舉著雙手,直到爭戰完全得勝,這也是一個不能攻破的局面。他代禱的工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他必須忍受痛苦直到得著勝利。在十七章的末了記載說:「耶和華是我的旌旗!」這句話成為解開摩西行動的鑰匙。摩西舉起神的杖就是舉起旌旗,抵擋那看不見的仇敵。

   這是禱告工作的兩幅特別景觀。在以利亞身上,你看見他為全地的捆綁和釋放的禱告;在摩西身上,你看見他「捆綁」敵人的權勢,並且為神的百姓釋放所需要的活水。

  五旬節教會的禱告

  假若我們回到五旬節的教會,來看使徒們對禱告的態度,我們就能看見禱告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工作。當這個被聖靈充滿的教會遇到困難時,教會中的使徒們並不是說:「我們要專心--把這事辦好!」他們是說:「我們要專心來禱告並且服事神的話。」

  早期的教會知道如何去禱告。他們知道如何打開囚禁彼得的牢門。他們並沒有到希律那兒呈遞請願書,而是專心於「切切的禱告神」。這就是他們禱告的「工作」,正如當年以利亞和摩西所做的一樣。受了聖靈洗的使徒們說:「我們要專心禱告」。這也是我們今天「工作」的次序。

  我們常自己去應付許多事,而沒有為那些事去禱告。我們常常把「禱告」看作是早晨半個小時,特別早起,幾個小時或在特別地方的事。甚至「禱告的聚會」也只有少數的人到神前去矯正自己,或去參加禱告會主要是為自己個人的需要。假若以利亞全部的時間都只是為他個人的成長去「禱告」,他能有如此偉大及有功效的禱告嗎?難怪我們直到今天仍不明白禱告是「工作」,因為每一個禱告必能成就一些事。

  保羅的禱告

  我們已經看過以利亞為全國禱告的工作,及摩西被神揀選為以色列國禱告的工作。現在,我們要看保羅為教會及個人禱告的榜樣。首先,我們看見保羅雖然自己是受聖靈洗的,他是何等迫切地為眾聖徒禱告。他是認識神的人,但是他仍然帶著眼淚懇求神的兒女,能與他一同進入他這種代禱的生活,並有分於他的服事和爭戰。難道我們不用禱告保守我們的傳道人嗎?你為你們的宣教士禱告有多少呢?你為那些今天受魔鬼道理影響的傳道人禱告有多少呢?我們常為教會中所發生的事憂傷,是因為我們沒有儆醒禱告。我們是否已經漸漸明白,我們必須為所有的聖徒和所有神的百姓(以色列人)禱告;特別是站在明顯地位上的人,我們應該用不住的禱告托住他們。

  我們要來看保羅奮鬥的一生中,是如何奮力的為眾教會禱告。在他的書信中是充滿了禱告,看看保羅寫信給以弗所人、腓立比人及其他信徒的信,你就知道如何在神的旨意中為別人禱告。如果照著這些祈禱文禱告,你也能夠為你所認識神的兒女有保羅的祈禱。你若能照著這些祈禱文禱告,就比你自己任何的詞句好得多了。並且你若照這些祈禱文禱告,你必能在神的旨意中及為神的旨意祈求。你若仔細查看保羅要求教會為他的需要禱告,你也能看見保羅的需要也是今天神眾僕人的需要。哦!願神今天賜你對這種禱告的工作有深切的認識。你們每一個人都能為這禱告工作奉獻。你如何找到時間呢?時間嗎?為何一整天還找不到呢?你可能說你辦不到,因為你有工作要做。但是,你若能利用空閒時間來禱告,就能為基督的教會帶進天上的寶庫。

  簡言之,保羅怎樣要求教會為他禱告呢?羅馬書第十五章三十節說:「弟兄們,我藉著我的主耶穌基督,又藉著聖靈的愛,勸你們與我一同竭力,為我祈求神。」這兒指出與保羅同工的明確要求,及眾聖徒在禱告中為保羅禱告。保羅說:「與我一同竭力」。你知道如何在禱告中為別人「竭力」祈求麼?假若兩個人在一起禱告,一位專心為神的旨意,而另一位則非常冷淡、亳無目的、也沒有專心,這兒就沒有「同心竭力」了。你知道這種「同心竭力」的一同禱告嗎?

一、為傳道人禱告

  再者,也請注意怎樣為保羅禱告。他說:「為我禱告,使我得著拯救。」保羅說什麼?他說:「救我脫離不順從之人的手!」是的,為所有神的傳道人禱告,使他們得以脫離服事上的反對和困難。也就是說,要使所有傳福音的使者出去工作時,都有強大、緊握及壯大的禱告力量作他們的後盾。啊!這是教會最關切的事:就是缺少禱告--缺少禱告的工作--在禱告上缺少方向。

  保羅說:「為我祈求使道理傳開。」你曾否被聖靈潔淨成聖為神的眾僕人禱告,使他們的服事蒙神悅納呢?是的,我們要為他們禱告使他們無論往何處去,都不越過神的旨意;為他們禱告,使他們蒙保守;為他們今天在反對者牙縫中每一點的福音工作禱告。他們所作的,正如保羅當日所做的一樣。在哥林多後書第一章,你可以看見需要為保羅禱告的另一個光景。他在亞細亞的工作遭遇到很大的困難,並且他「被壓太重,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他曾「從神那兒」斷定這是一個「死」的經歷,所以他不靠自己;但是他需要別人的禱告。哦!我告訴你,當一個服事神的人在他經過這個死亡的經歷時,他需要別人和他一同站住。保羅需要這個支持。他說:「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但是,「那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死亡的神,必要救我們;但也藉你們祈禱幫助我們。」

  這是在背後支持保羅的禱告。可能保羅並不曉得神正和他一同為神的教會工作,也不清楚他生活在壓力、爭戰、受苦及服事的工作中,他幾乎難以相信神是藉著他為基督的教會工作。

  像保羅這樣有大能的神人,他還要求別人禱告的支持。若是這位大能的外邦使徒都需要信徒如此不斷與他一同奮力的祈求,為著他所前往各處所傳的信息祈求,何況今天神的眾僕人呢?哦!神的眾僕人們,你們並不是獨自祈求的人。不論神在過去如何地使用你,你如何地認識聖靈,神的能力曾如何通過你,你仍然需要其他人為你禱告。

二、為開傳道的門禱告

  保羅需要別人為他禱告,以開傳道的門。「也要為我們禱告,求神給我們開傳道的門,能以講基督的奧秘。」(西四3)只有神能為純正的真道開門。現今教會在強大敵對的黑暗權勢下,除非靠禱告,無法打開福音的門。只有靠禱告的工作,才能打開每一步路。「神必為我們開傳道的門」。

  當然的,任何人都希望保羅能以傳道!眾人都希望每一扇門能為他打開!但是事實並不如此,他常因著撒但藉著人們的攔阻,以至他被逐出不能接近人群。保羅的每一個步子,只有靠禱告的工作才能行得通。今天,遍地都滿了缺乏神的話的飢荒,每扇門都被關上。撒但四面圍困傳道人,似乎無人能守住陣地。這些門只有靠禱告的工作才能打開。除非你在每扇門上加上爭戰的禱告力量,否則那一扇門就不能打開,使人得以進去傳福音。

三、為神的道傳開禱告

  在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三章一至三節,保羅再提到「請你們為我們禱告,好叫主的道理快快行開,得著榮耀。」禱告一方面使門打開,另一方面使「道傳開」;禱告保守使者,使人接受信息,也拯救使者脫離無理之人的手。我們需要更大的能力,我們需要更明顯的禱告--對準有需要地方的禱告,工作性的禱告。我們曾籠統地禱告說:「主啊,求您賜下聖靈!」而沒有費心地去尋求何處有需要,並為這個需要禱告。我們需要明白求神開門,及使主的道行開的明確禱告。但是,為這種禱告,我們也需要了解它的阻攔是什麼。我們缺少這種有果效的禱告,是因為我們沒有朝對的方向禱告。舉例來說,假若我們為那些不存在的事禱告,當然禱告沒有「果效」。你必須找出需要,並以禱告對準它;例如,若門已經開了,你就不必為開門禱告。

  如此,就必得著禱告的智慧和學習如何認識神。是的,我們有時需要更多認識那攔阻神工作的敵人。保羅在路途上的每一步,都是在仇敵的牙縫中渡過。讀保羅的傳記,從屬地的方面來看,你會發現保羅沒有一刻是輕鬆的,但是他卻是一路得勝到底。

  假若今天的傳道人不知道這種有功效的禱告,而且也沒有其他人同他在禱告中奮力,那麼他就會被迫採取屬地的方法去得人,特別是用屬地的方法,去得著所需要的錢財供應。屬世的事是需要金錢,但他們並不缺乏錢財為著傳播錯誤的事情;只是地上是沒有金錢為著傳播十字架,及為著那些一無所有的神真實的使者。撒但是背後的阻攔者,所以我們要藉禱告捆綁牠,並且釋放金錢為著忠心傳揚加略信息之神的工作。

  從保羅寫信給以弗所人書信的最後一章,我們可以看見,使徒描述屬天的爭戰,和全副武裝的禱告戰士舉手從事得勝的禱告。他寫道:「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獨裁者及帝王,控制和統治這黑暗世界的諸權勢--在屬天爭戰列陣抵擋我們的屬靈氣的軍兵。」(弗六12,威末斯譯本),禱告的戰士是被呼召「站」在小山頂--預表「屬天的地方」,穿戴屬天的軍裝,手中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

摘自:屬靈的爭戰 The Spiritual Warf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