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與復興

第一章 禱告
禱告中之安靜
禱告即工作

第二章 祈禱的生命
祈禱的生命
禱告與生命歷程

第三章 代禱者
怎樣才能成為「代禱者」
在禱告行動中
愛與代求

第四章 神的得勝者
禱告中的禱告
勝過撒但的得勝者

第五章 禱告與復興
禱告蒙應允的條件
工作性的禱告
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
復興禱告的需要
大復興的禱告
禱告問答

第六章 神醫與福音
神醫的真理與經歷
宣信個人醫治見證
神醫的聖經根據

第七章 禱告會
教會禱告會
禱告小組
個人禱告內容

附錄一
隱藏的祈禱生活

附錄二
禱告叢書介紹

第五章 禱告與復興

  大復興的禱告    賓路易師母

  耶路撒冷第一個五旬節

  當主耶穌經過了加略的苦難後,祂在榮耀中復活升天,如今祂坐在全權者的右邊,從父神領受了「所應許的聖靈」,賜給祂所救贖的百姓,這些百姓是祂從十字架苦難中所結的果子。祂把聖靈澆灌在耶路撒冷內馬可樓上的人們身上。

  當祂還未升天以前,「藉著聖靈」曾吩咐他們說:「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要在城媯平唌A直到你們領受(穿上)從上頭來的能力。」(路二十四49)

  門徒們從橄欖山回耶路撒冷後,他們順從主的命令,同心合意的恆切禱告,直到最後一天來臨,聖靈「像一陣大風吹過」。

  約珥的預言

  讓我們來看看,這對今天神的百姓有什麼重大的意義。

  使徒彼得說:「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不是說「這個預言已完全應驗了」。聖經上說:「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是指比一百二十人還要大的範圍。是的,它比三千、五千人大多了。因為聖經記載,不久有極多的人歸入主堙C約珥的預言無疑的告訴我們,將有比五旬節更大的應驗要來臨。

  約珥說:「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希伯來文的語意是指一個繼續進行的動作,字意是一種接踵而來、未完成及繼續的澆灌。所以「那些日子」顯然是指從五旬節起的一段很長的日子。神的旨意是從耶路撒冷馬可樓上,有聖靈的顯現,並且要繼續擴大它的圈子,如同生命的河水一直湧流「直到地極」。但是,教會不但沒有站在五旬節的光景中,反而隨流失去了起初的光景。然而神的話是永遠立定的。當教會發現了她的需要並轉向主時,她必被帶回到五旬節的光景中。

  在約珥的預言中,我們看見必有聖靈工作像「雨」一樣的預兆。約珥說到,主回覆祂百姓的呼求,必為他們降下「秋雨、春雨」,以後必將聖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在他們身上必有聖靈超然的工作。在巴勒斯坦地,「秋雨」常是使種子長大而至成熟,「春雨」則使穀子達到豐滿能夠收成。這個預表,對神賜聖靈給祂子民的旨意上是一種很清楚的預言。

  我們需要追溯第一個五旬節的過程。我們之所以如此行,乃是要找出今天的基督教會在彌賽亞降臨前,與當時在猶太的教會有什麼共同點。

  從約珥的預言,我們有足夠的證據顯示神的兒女如何預備領受聖靈,乃是藉著一種向神尋求的禱告。我們看到,在神的安排下使百姓們感覺到自己的需要,於是他們便離棄自己的喜好,同心一致地尋求祂的面。然後,主便答應他們的呼求,將祂的靈澆灌下來,使世人受到震動,罪人便呼求主的拯救。在耶路撒冷的第一個五旬節,正應驗了這個預言。這小群門徒們,因著失去了在肉身上與他們同在的教師及引導者,且又面臨了往普天下傳福音使萬民作主的門徒的命令,同時他們也沒有世上的地位、學問及財富能引起世人的注意,所以他們同心合意的禱告,直到他們得著了從上頭來的裝備。

  禱告是在第一個五旬節之前,所以禱告也必須是在末日聖靈大澆灌之前。所以,全世界基督的眾肢體必按著聖靈的催促,同心合意地祈求神,求祂按著祂的話將聖靈澆灌下來。信徒的度量必能影響別人的度量,因為禱告者預備了聖靈所要充滿的器皿,並能流出進入這個世界。

  問題是,在近代是否有跡象顯出教會曾否有特別的預備,為了約珥之預言更廣泛的應驗呢?如果我們發現了這個特別的預備,我們的信心必得堅固。我們很清楚的看見,威爾斯的復興可能是「春雨」的起始,這是為了預備神的教會,迎接主的再來,並使所有得救的人得以進入神的國度。

  為要得著廣大的異象,我們要存心進入至高者的隱密處,放膽無懼地憑著耶穌的血進入至聖所,與祂一同觀看世界,並查看主的聖靈是如何地在祂子民中運行。我們可以從掀開的幔子,瞥見一些祂的作為,但這些已足夠讓我們看見,祂為全地是如何的預備,為要使祂的旨意得以成就在世人身上。

  禱告運動

  現在,我們要追溯到1898-1899年的事。那時在美國有一個聚會,他們在每個禮拜六晚間聚集了三、四百人為著世界性的復興而禱告。我們發現,這個聚會中的弟兄姐妹,每個人都尋求得著裝備以傳揚福音。他們心中切望本地及世界各地必要得著所祈求的祝福。過了一段時間,有少數人晚間便留在禱告會中禱告,直到主日早晨。在這一些人中有一位帶領的人,他覺得他們的禱告是要有器皿預備好以使禱告得著答應。所以他將自己獻給神,為著帶進復興所需要的特別服事。

  另一面,我們越過重洋到偏遠的澳洲。在那兒,我們也發現有一些傳道人和信徒,他們整年的每禮拜六下午聚集在一起,禱告祈求神賜下大復興。在這神聖工作的奇妙連鎖下,我們看見在美國的禱告團體中,有一位使者被呼召出來,在澳洲成為神答應這些禱告的器皿,這人曾將自己放在莊稼之主的腳前,預備好接受祂的命令。

  1901年澳洲的墨爾本有五十位傳道人在市區的五十個中心點服事主。當時大約有四萬信徒,在二千個家庭的禱告聚會中,以禱告環繞這個城市。許多禱告會是從半夜開始,於是整個墨爾本被神聖靈大大的搖撼。

  再者,1902年7月在英國的開西,有五千多基督徒的大聚會。會中人們開始傳述墨爾本家庭禱告小組的情形。說到墨爾本傳道人心中的重擔和憂傷,他們疲憊於組織的工作和努力,卻得不著新鮮「同心合意」的代求。這些負擔成了火花落在許多信徒心中,他們成立了許多家庭禱告小組!於是「兩三個人」真正有負擔地為著「世界性的復興」禱告。這必是神的呼召!假若一個城市能夠束起腰帶來禱告,為何全世界不能呢?很快地,神呼召人禱告的信息傳遍了全地,直到全地被信徒的禱告所環繞。這是神所引導的禱告聯合,沒有組織,沒有職員,也沒有基金,只有少數以「愛靈魂的工人」為名的人參與。並且,這時禱告的題目轉成求主「將聖靈澆灌下來」!換句話說,就是給神的教會有另一個五旬節。

  還有,正在一個月以前,在遠遠的印度,聖靈把重擔被在神的僕人身上,引導他們成立禱告小組,為著本地的黑暗和需要祈求聖靈的澆灌──他們與別處的禱告運動絲毫沒有一點連繫。顯然地,是神的聖靈同時在世界各地推動神的百姓為同一件事禱告,呼求神作成祂所將要作的事。

  禱告小組

  1902年,我們看見禱告小組成立,有全世界性神百姓的禱告──包括許多禱告團體及許多個人,在全地形成了一個看不見的連鎖──同心合意祈求降下五旬節的應許。

  這情形非常明顯,所以在1902年,有一本小冊子名叫「致眾教會──復興的呼召」發行了,並獲得廣泛流傳。還有另一小冊子「回到五旬節」也是同年發行,指出神如何引導祂的百姓歸回,預備他們得蒙祂的恩典。

  就是在這情況下,我們是否立刻看見這全球性儆醒束腰禱告的果效呢?沒有。在這一年內,雖然在各處已開始有了復興的跡象,並且「神的聲音已在大水之上」,但我們還未看見有如五旬節一般聖靈的運行。

  正如在耶穌降生以前的日子堙A耶路撒冷的亞拿和西面是神所隱藏的器皿。有一位在開西聚會呼籲信徒禱告的姊妹,她的經歷正和亞拿、西面一樣。她在兩年以前就將自己獻給神為代求之特別服事。我們可以從她所述說神對她的帶領中看出,她說:

  我曾讀過一篇信息上面說:「如果有一個人絕對順服神,願意答應他禱告的要求,那將要有何等奇妙的果效呢──祂真正地需要這樣的一個人。」於是我跪下謙卑地對主說,如果祂需要用我來禱告,我願意。當我全心向主說,主啊!我願意時,似乎有一隻手按著我,於是我降卑,更降卑,直到我整個生命被倒空──並且哭泣。

  有好幾個月,我為一些小事情禱告,但是大約六個月以後,我進入了完全的黑暗中。當時我照常地到主面前,但這黑暗持續了有一個禮拜,然後,在一個早上大約十點鐘的時候,痛苦變得很可怕,我呼求主:「主啊!這到底是怎麼了?」祂回答:「到我這堥荂A我要指示你此地的罪。」我們似乎到了一個全然荒涼的地方,在那兒我看見了前所未見的罪,我便開始為百姓呼求。我禱告說:「主啊!求你賜這地有一個復興。」然後,我得了完全的平安,第二天早晨同樣的時間,主又來呼召我,帶我進到更遠的地方,如此的情形持續有一個禮拜之久。後來祂帶我到福音未傳過的地方,我便痛苦地呼求主賜下「全世界性的復興」。然後這種情形便不再發生。

  從那時起,我便儆醒等候復興的來臨,要看主如何帶領祂的復興,每當我聽見有人特別被主使用時,我便到主面前問說:「主啊!這人到底是不是你復興的器皿?」主回答:「孩子,他只是其中的一個。」當我再為另一位被主大用的僕人求問時,主的回答還是一樣。主又說:「我還有其他更多的器皿呢!」

  1902年開西聚會,我第一次參加「禱告小組」,為世界性的復興禱告。後來,我到主面前求問:「主啊!為什麼我們要為你所已經應許的事禱告呢?」祂說:「這個復興是為要成全我的國度。」又說:「我已預備好了,但是我的兒女還沒有預備好,在這事未成之前──他們必須傳講十字架的信息──就是加略山的信息。」

  重新傳講十字架

  「我已預備好了,但我的兒女還沒有預備好。」這句話指出世界性的禱告小組乃是神在祂子民中運行的主要工作,為著預備好成為將要降下「恩雨」的導管。「他們必須傳講十字架的信息」,這句話也告訴我們,神不能賜下復興,除非等到加略山的福音被傳講。

  現在他們同心的呼求升到天上,基督在祂寶座上已預備好要賜下祝福。那曾經被人「踐踏在腳下,視為平常」之神的兒子的血,將要在天上重新作見證。

  當我們轉眼注視祂的工作時,我們是否看見十字架的信息被人重新傳講呢?是的,確是如此。早在1903年在信徒的各種刊物上,神帶領傳講的信息都是重新傳講加略的福音。在年度的特會、公開聚會及特別聚會中都一再地強調「需要直接的傳講十字架的信息」。當時有一份著名的刊物標示著:「我們因重新傳講加略山的福音而感欣慰」。

  1903年的開西聚會,當時天上的窗戶打開了,聖靈像洪水般掃過參加聚會的五千男女信徒──—許多人從地極而來,尋求聖靈的能力──神向他們啟示出加略山十字架是新鮮活潑的大能。幾乎所有神的僕人,都被祂託付,同心一致地傳講「十字架道理」。這信息是神的能力,為要救人脫離罪的捆綁和纏累。「與基督同釘」是得救的秘訣。

  1902年聖靈吸引祂的百姓為世界性的復興禱告。1903年永遠的聖靈倒在由全地聚集而來神百姓的身上(開西聚會),引領他們回到加略山。

  所以,真正的禱告必預備神的兒女前往領受五旬節聖靈的大能。並且聖靈來了是要為加略山作見證,如同當日在耶路撒冷的第一個五旬節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