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與復興

第一章 復興之必要
    聖靈的澆灌
    復興的責任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復興禱告的需要
    神最大的需要
    我應該劬勞嗎
    走向全國復興的途徑

第三章 復興講章
    有功效的禱告
    信心的禱告
    禱告的靈
    要被聖靈充滿

第四章 復興的禱告
    大復興的禱告
    世界大復興
    復興的禱告
    不住祈禱的生活
    代禱的經歷--陣痛與眼淚
    為神的百姓代禱
    小組聚會的禱告
    信心的祈禱


第三章 復興講章

信心的禱告
芬尼

  「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所求的,無論是甚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可十一24)

  有人認為這節經文是專門針對神蹟的信心而言的,然而事實絕非如此。它絕非救主專為行神蹟的信心而設計的,這可以從它的相關故事背景來證明。如果你讀這章聖經便可以看見,當時基督和祂的門徒,於第二天早晨從伯大尼出來,又累又餓,突然看到不遠處有一棵無花果樹。這棵樹外表看起來枝葉茂密,無疑地應該結有果子;及至走近一看,才發現除了葉子之外,竟找不著甚麼。於是耶穌說:「從今以後,永沒有人吃你的果子。」他的門徒也聽見了(可十一14)。

  「早晨,他們從那婺g過,看見無花果樹連根都枯乾了。彼得想起耶穌的話來,就對他說,拉比,請看,你所咒詛的無花果樹,已經枯乾了。耶穌回答說,你們當信服神。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堙C他若心堣ㄩ繫b,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可十一20-23)

  然後,接下來的經文是:「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甚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可十一24)

  我們的救主極盼望能就禱告的特質、能力,以及強烈信靠神的必要性,予其門徒一些教導。所以祂舉了一個很強的比喻,一個大神蹟--大到可以移山填海。祂還告訴門徒說,只要他們能夠操練對神的正確信心態度,也可以做這樣的事。然而,祂的話並不僅限於行神蹟而已,因為祂接下去又說:「你們站著禱告的時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們,就當饒恕他,好叫你們在天上的父,也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若不饒恕人,你們在天上的父,也不饒恕你們的過犯。」(可十一25、26)

  這段話與神蹟有關嗎?當你禱告的時候,必須先饒恕人。這豈只是要求那些要行神蹟的人而已?聖經上還有其他許多應許也與此相關,幾乎說的是同樣的意思,也是以同樣的方式來表達,看起來好像這個信心只適用於行神蹟而已。行神蹟的信心與對神的信靠彷彿有不盡相同之處!

  上一章探討有功效的禱告,文中我曾簡短地點到信心的禱告這一主題。由於當時我想作個保留,以便單獨來討論它。所以本章信心的禱告,我將分下列幾點來說明:

一、信心乃不可或缺的條件

  這是嚴肅而不容置疑的。有些諸如獻上仁愛熱望的事,雖不包含在信心的操練堙A卻也能蒙神悅納,而收到一些實際的祝福。然而,這些熱望絕非有功效的禱告,也不是信心的禱告。神也許會因著祂的良善與慈愛成就這些熱望,但它卻不是對人禱告的回應。我現在就要來談談這種能確保(ensures) 得著祝福的信心。我並不是說若沒有這種信心,無論祈求什麼都不會蒙神悅納或得到祝福。我所說的信心乃是確保所尋求的祝福終必得著。為了證明信心與大有功效的禱告是密不可分的,在此我們特別需要重述一下使徒雅各所指示的:「你們中間若有缺乏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只要憑著信心,一點不疑惑;因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雅一5-6)

二、禱告時應相信什麼

 (一)要相信神的存在。「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祂必按其意願回應禱告--「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來十一6)。許多人相信神的存在,卻不相信禱告的功效。他們承認有神,卻否認了禱告的必要性與影響力。

 (二)要相信我們必能得著--某某東西--是什麼呢?不是隨機緣偶然而得的任何一件東西,而是我們所祈求的特定事物。我們不要把神想成是這樣的一位:當我們求魚時,卻給我們一條蛇;當我們求餅時,卻給我們一塊石頭。祂乃是說:「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甚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關於行神蹟的信心,門徒們顯然必須相信他們所求的必能得著、必要成就。那是他們過去所相信的。現在,關於其他的祝福,人們應當如何相信呢?這是否只是一個浮泛散漫的觀念,當一個人為某個特殊的目標祈求時,神會藉著行神蹟的權柄任意塞給他一些其他的東西,或將某些東西賜給其他地方的另一個人呢?當某人為子女的靈魂而祈求時,他到底是相信自己的子女,還是別人的子女會得救呢?抑或全都不確定呢?不,這些都是無稽可笑,極度羞辱神的。我們要相信必能得到我們所祈求的那件特定東西才行。

三、何時必須作信心的禱告

  何時我們應相信必能得著所祈求的事物?我的回答是:「當我們有憑據之時。」信心必須有憑據。除非一個人親眼看見他所能認可的憑據,否則無法輕易相信。除非他擁有憑據,確定一件事必成就,否則就沒有義務也沒有權利相信。唯有在高度狂熱下才能相信沒有憑證的事物。一個人所可能有的憑證種類條列如下:

 (一)當神對某件事有特別的應許時。舉例來說,如同父母將餅給自己的子女一般,神更會將祂的聖靈賜給那些祈求祂的人。因此,當我們為此祈求時,就得相信我們必會得著。我們無權在禱告詞中加上一個「假如」,說:「主啊!『假如』這是你的旨意,求你將你的聖靈賜給我們。」這太侮辱神了!在神的應許上加一個「假如」--這是神自己原本所未曾加的--不就等於是控告神不夠誠摯嗎?好像說:「哦,神啊,假如你是誠心立下這些應許,求你為我們所祈求的加上祝福。」

  我曾聽過一個故事,提到有個初信者在禱告的嚴肅真理上,為一位傳道人上了一課。她來自一個極敗壞的家庭,卻住進了一位傳道人的家堙C在那埵o也如願地得救了。某天,她走進了傳道人的書房--這是她前所未有的舉動;所以他想她必有什麼要緊的事找他。於是就請她就座,慈祥地詢問她信主之後的感覺。女孩子這才告訴他,她對教會中一些年長會眾祈求聖靈的態度感到十分難過。他們的確是一直在懇求聖靈降臨,也似乎很誠心,根據神的應許祈求,可是他們卻禱告說:「哦,主啊!假如這是你的旨意,求你為基督的緣故賜給我們這個福分。」她認為當神已表明其應許之後,人還說:「假如這是你的旨意」,不啻是向神質問祂所應許的是否出於真心。這位傳道人愈試圖為她分析其中的道理,卻使她愈發混淆不清。於是她在憂傷、痛苦至極的情形下,說:「先生,我無法與您爭辯這個觀點,但我內心直覺這是錯誤的,根本不榮耀神!」言畢,就掩面哭著走開了。傳道人看到女孩並不滿意這些答案,於是刺激他再回頭考查問題的癥結所在。終於,他發現問題出在所加的「假如」上面,原來神從未說過這兩個字--祂乃是堅定確鑿地表明祂的旨意--他看到這實在是對神的一大褻瀆。所以他就立刻跑去告訴他的會眾:當神既已立下應許,他們就必須誠心相信。之後,禱告的靈臨到這間教會,一個威力強猛的復興從天而降。

 (二)當聖經中某條一般性的應許,你可合理地援引應用在個人特殊的案例上時。如果其真意涵蓋了你所祈求的特殊事物,或你能合理地將這應許的原則應用在個人切身的事例上,那麼你就得著憑證了。例如,每當邪惡甚囂塵上,大大得勝時,你就會受引導祈求神伸出攔阻的手。你所根據的應許是什麼呢?這兒有一個:「因為仇敵好像急流的河水沖來,是耶和華之氣(靈)所驅逐的。」(賽五九19)在此,你看到一個一般性的應許,它樹立了神的管理原則,可以成為你憑信心祈求時的一項保證,進而應用在你眼前所面對的難題上。倘若你的祈求已到神賜福、垂聽的時刻,你就有了這個應許:「他們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賽六五24)

聖經中樹立了許多一般性的應許與原則,只要基督徒隨時想到,就可隨時應用。隨時你所處的光景符合那些原則的適用範圍,你就可隨時支取。為人父母的會發現這個應許:「但耶和華的慈愛,歸於敬畏他的人,從亙古到永遠。他的公義,也歸於子子孫孫。就是那些遵守他的約,記念他的訓詞而遵行的人。」(詩一○三17、18)現在這兒有一應許是為具有某種身份資格的人預備的。倘若為人父母的認清自己的身分,就有正確的立場將它應用在自己和家人身上;抓住應許相信、禱告,及至子子孫孫,代代無盡。

  我能從頭到尾列出聖經中各式各樣可資應用且令人驚奇的應許;這足以證明,無論神的兒女處於何種環境與地位上,神都已在聖經中供給了夠用的一般性與特殊性的應許,以應不同的需要。許多應許的涵括範圍都很廣泛,其目的乃在遍及更大的層面。有什麼應許比聖經中的「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甚麼」涵蓋更廣泛呢?當聖靈將應許銘鑲在人心坎上時,有哪些禱告的基督徒,能不驚訝於神應許的長闊高深?經聖靈光照後,有哪些過著禱告生活的人,能不驚訝於自己的瞎眼,竟未看見神應許的豐富?在這個時候,他必警覺自己的無知,發現聖靈所指出的應許、聖經所宣告的美意,都是他以前不敢夢想、始料所未及的。

  使徒們都曾以這種方法,應用舊約聖經中的應許、預言與訓示,並在聖靈光照下,得以明白神話語的豐滿和富足,及其應許涵蓋的廣闊。凡行在神的面光中和被聖靈所充滿的人,都懂得支取這些應許,好應用在自己所面臨的各種境遇,以及他所代禱對象所面臨的環境中。這是一些瞎眼的基督徒所意想不到的。

 (三)你所祈求的事中若有任何預言性的宣告,那麼就符合了神的旨意。當預言已清楚道出某事即將發生,你就應該全然相信,並作為你禱告時特別信心的根據。倘若聖經上並未說出特定時間,你從其他的資料來源也找不到確據,就不能相信它現在或立刻會發生。但假如時間已經確定,或從研讀預言中能找出它的時刻,且眼看就要到了,那麼基督徒們即有責任藉信心禱告,以求明白、應用這些應許。讓我們拿但以理和以色列人被擄歸回的事為例。他說了什麼呢?「我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但九2)他提及「從書上得知」,也就是說他讀了聖經,所以明白被擄的年日一共是七十年。

  他當時作何反應呢?是否就坐等這個應許,說:「神既然已親自立誓,在被擄之後七十年就要作個了結,現在日子期滿,再也沒有什麼事可做了」?哦,不!他說:「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神祈禱懇求。」(但九3)了使這件事能圓滿結束,他馬上就跪下來禱告。他的禱告是信心的禱告。然而,他所信的又是什麼?他從先知那兒得知了什麼?聖經中還有許多預言尚未應驗,這是基督徒所應明白的,一旦他們能夠明白,就可以此作為信心禱告的基石。不要像一般人所認為的,既然先知已預言過了,就不必再為那件事禱告,或以為無論基督徒是否禱告,它都照樣會發生。在此,即使是即將發生的事實,神自己也藉著先知表明了祂的旨意:「他們必為這事向我求問,我要給他們成就。」(結三七37)

 (四)當時代的預兆、跡象或神的眷顧,顯示某種特別的祝福即將臨到,我們就必須予以相信。主耶穌基督曾斥責那些猶太人,稱他們假冒為善,因為他們不明白神眷顧的指示。他們深諳種種氣候的徵兆,知道何時會下雨,何時會天晴,卻無法從時代跡象中,看出彌賽亞降臨及建造聖殿的時刻已經來到了。每當教會中有新議案要付諸實行時,總會有許多信徒絆倒和掣肘。他們老是嚷著:「時候還未到!時候還未到!」當有人能見微知著,注意到時代的跡象,並有分辨的靈以資明白時,就會為這個祝福擺上信心的禱告,而緊接著,祝福就要來臨了。

 (五)當神的聖靈降在你身上,激起你對某種祝福的強烈想望時,你就得擺上信心的禱告。當你發現自己熱衷於某事,而此聖潔情愫的運行、操作乃源自聖靈的發動,便可據此事實加以推理,這些熱望都是聖靈的工作。人除非受神的聖靈所激勵,否則就不會有正確盼望的傾向。使徒保羅在寫給羅馬教會書信中便說到,這些盼望乃是出於聖靈的激勵,他說:「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羅八26、27)所以,如果你發現自己對某種祝福具有強烈的渴想時,就要明瞭此乃暗示神已願意將這特別的福分賜給你,而應存信心祈求等候。神絕不會愚弄祂的兒女,也不會故意挑起他們的渴求,再以其他的事物去誤引岔開,而是滿心樂意去成就祂所激起的想望。是故,當人感受到某些盼望油然而生時,就應起來跟隨、尋求,直到得著這項祝福為止。

四、信心之矢必中鵠的

  這段經文昭昭明示,你必得著所祈求的。它並非說:「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你可能得著你所求的,或是其他等值的東西。」為了證明信心必能得著所祈求的那項祝福,我認為:

 (一)除此之外,我們永無法確定我們所祈求的是否會得到回答。如果沒有此信心,我們可能會一直不斷地禱告,經過許久之後,禱告結果所得的祝福,卻只是與我們所求等值的東西而已。

 (二)如果說我們不必對所祈求的事物心存盼望,那必定是被神的聖靈欺哄了。既然祂有意要將其他別的東西賜給我們,為什麼又要激起我們對這項特定祝福的盼望呢?

 (三)「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太七9)這節經文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的主不是曾嚴嚴斥責那些以為「禱告結果卻只能得著其他東西」的想法嗎?如果我們祈求這件東西,得到的卻是另一樣,那麼對於特定目標的祈求,有什麼好鼓舞的呢?譬如,某位基督徒為他所在當地的復興祈求,他所得到的回應卻是發生在中國。或者他祈求復興,神卻降下霍亂或地震為答案。整部教會歷史告訴我們,當神回應祂子民的禱告時,所賜予的事物都是他們所祈求的,儘管如此,神也賜給聖徒與罪人其他一些他們所不曾祈求的祝福,比如祂降雨給好人,也給歹人。但當祂回應人的禱告時,一定是按照他們所祈求的。更可確定的是,祂所回應、所賜的經常超過他們的禱告。祂不僅賜下他們所祈求的東西而已,還常有其他附帶的祝福。

 (四)或許會有人認為,耶穌基督的禱告不也遇見難處了嗎?他們可能會問:「祂在客西馬尼園堣ㄛO祈求神將那杯撤去嗎?你看祂的禱告可蒙垂聽了?」我的答案是根本一點都沒有難處,因為祂的禱告已蒙應允了。祂祈求免除的杯已經撤去了。使徒作結論說:「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來五7)

  也有人以為祂曾禱告希望挪去十字架,哀求能免除在其上受死。那麼基督是否退縮了呢?絕對沒有。祂降生世間的目的即是為要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祂絕不會退卻。然而祂耽心自己在上十字架之前,會憂傷地死在客西馬尼園堙C由於祂靈堛滬姥嶆p此之大,以致產生了一種彷彿瀕臨死亡的遽痛,使祂憂傷得幾乎要死去。於是有一位天使從天上顯現,加添祂的力量。祂已確實得到祂所祈求的,誠如祂所說的:「我也知道你常聽我。」(約十一42)(註一)

【註一】
  芬尼的「系統神學」(見第528頁)中曾十分慎重地剖析這點。在論及希伯來書第五章七節時,他說:「如果祂不是耽心自己會憂傷地死在客西馬尼園,為什麼會說:『我心堿えO憂傷,幾乎要死』?然後祂跪下禱告,聲淚俱下。依我看來,從所有的情況顯示,基督絕非為了要免除十字架而作此祈求。」然而,芬尼卻不拘泥停留在痛苦理論上,而是宣告神回應禱告的信實,因此他繼續說:「主也許有意要我們常常記住,祂的父神是常聽祂,回應祂禱告的神。」

  此外,有另一個例子常被提出來,亦即使徒保羅,為「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的祈求。他說:「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然而主卻這樣回答他:「我的恩典夠你用的。」(林後十二7-9)根據克拉克博士及其他人的觀點,保羅所禱告祈求的那件事已蒙垂聽了。他所謂「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乃是指一個迷惑哥林多教會而使他們導入邪路的假使徒。保羅用禱告抵擋他的影響力,而主卻以保證回應他,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註二) 

【註二】
  有關保羅的「芒刺在背」,自然會成為各種推測的主題。不論它所指的是什麼特殊試探--靈命上或肉體上的;或身體罹患諸如痛苦的癲癇、刺痛的眼疾;或是受到猶太教的仇視、假使徒的敵對,都無需多作盤桓、討論。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幾世紀的爭論--自希臘的眾教父到路德、加爾文,從貝得、阿基那到來特富特、阿爾富,以及其他現代學者--都充分地表達了不同的觀點,雖然近代的幾個學派都對此有不同的觀點存在。無論如何,芬尼對「信心禱告」的論點的確使人大得助益。

  為了證明保羅這個未蒙應允的祈求純屬例外,他們已先假設,使徒是憑信心禱告,我們沒有理由認為保羅比其他基督徒更能作信心禱告。從神回答他的情形看來,這件事是不在信心中的。實際上,神的意思是告訴他:「那根刺對你的成聖是必須的,免得有人把你看高了。我以愛、以信實將它加諸在你身上,所以你不必再為除掉它而多作祈求了。就讓這根芒刺留在背上吧!」

  經上不僅沒有證據顯示保羅一直在信心中禱告,反而有一個強烈的可能性是,他並未在信心中祈求。從這段記載塈畯怓搢ㄐA他並未置於信心。在此並沒有特別應許或一般應許可採用--沒有任何神的眷顧、預言、聖靈的教導顯示神要拔去這根刺;卻有一個可能性,即神並無意挪去它,因為祂有特殊的目的。這個禱告顯然是出於自意,只是為了個人的感受祈求。這些個人所受的痛苦並非要妨礙他的功用,相反的,乃是要藉此使他謙卑而增加其功用。因為人總是在遭遇不順遂與痛心的事之後,才全心投入禱告,而這顯然並非受了神聖靈的引導。保羅可能比其他人更會在未受聖靈引導的情況下憑信心禱告嗎?會不會有人執意說是神的聖靈引導他祈求,好使這根刺挪去,而神自己卻有特別的目的,以「使刺繼續留在他身上」作為回答呢?

  那麼,聖經中這條一般性法則--「無論是甚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難道會有例外嗎?有一次,我在某間神學院的公開考試中,聽到有人將這段話斥為「無知的妄言」,當場頗為震驚、憂憤。保羅的例子與基督所論及的這段話,竟然會被引用來證明對某些特殊情況所作的信心禱告是無法得到答案的。聽著,無論在神學院內外,凡以這種看法教導人的,乃是輕視、嘲弄神的話語,意圖破壞基督徒傳福音的能力。難道信仰已落到這步田地,竟任憑我們無用的博士們這樣去教導錫安的守望者相信並教導人,說:「不要對我們所祈求的心存期待,也不要盼望信心的禱告會得到回應」?哦,請不要在迦特(以色列五名城之一,非利士人歌利亞即生於此)說這樣的話,也不要在亞實基倫(非利士城市之一,見書十三3)說這樣的道!如果這些論調是出自最嚴肅、且最有影響力的傳道人,那麼我們的教會將變成怎樣呢?我絕非心懷惡意或吹毛求疵,但身為一個耶穌基督的傳道人,我覺得有必要對這樣的曲解據理力爭,站出來作見證。

 (五)我們的信心奠基於所祈求之事符合神的旨意,而由此事實看來,顯然的,信心的禱告必能得蒙祝福。除了這件特定的事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事會蒙神應許。但是,如果有另一件事已蒙應允了,我們又如何能有確據說,這件事也會蒙應允呢?信徒往往會得著超過所求所想的祝福。所羅門求智慧,神卻額外賜給他富足與尊榮。有時一位妻子為丈夫的歸主祈求,獻上信心的禱告,神不僅會成全這項祝福,也必使她的子女、全家都得救。祝福經常是連袂而來的,所以往往當一個基督徒得著某樣祝福時,同時也得到了一切。

五、如何進入這種信心

 (一)首先你必須得著神必賜下祝福的憑據。但以理如何作出信心的禱告呢?他查考聖經。現在,如果你仍將你的聖經束之高閣,任之蒙灰,就永遠別夢想神會向你啟示祂的應許。要搜遍聖經,看看是否能得著一個一般性或特殊的應許、預言,以作為立足的憑藉。好好地研讀聖經,你會發現其中充滿許多寶貴的應許,而那是你可憑信心放膽祈求的。

  有一件很奇特的事發生於紐約州西部的某個市鎮上;那兒曾有一次復興。有位牧師曾拜訪當地,聽到了許多關於信心禱告的事實。他們所說的事著實令他大吃一驚,因為他從未受過這樣的光照,於是就去請教在當地服事的傳道人。這位傳道人慈祥地要求他回家去翻開聖經,找出一些關於禱告的經文,再去詢問周遭最常禱告的人,並問他們是否已明白這些經節中的含意。他於是照辦,和他的弟兄姊妹們一起讀禱告的經文,自己卻不加任何解釋,只單單問他們是否有什麼亮光。他發現他們的常識都足以引導他們明白這些經文,並相信他們自己的解說。這使得他深受激勵,接著當他說出其中的應許時,就喚醒他們心中的禱告之靈,於是復興臨到他們身上。

  我知道有很多人切實痛下工夫在聖經媟j尋應許,而在還未搜盡其中的一半時,就已被禱告之靈所充滿了。他們發現,原來神應許的含意竟是如此地淺顯易懂,並深信神必照祂所說的成就。我奉勸各位不妨試試看。你手中不就是有聖經嗎?從頭讀到尾,只要一找到適用的應許,必將它銘刻在你心中;那麼在你尚未讀完整本聖經之前,必會發覺神的應許絕不落空。

 (二)珍視你所擁有的美好渴望。基督徒常因忽略這點,而喪失了美好的渴望,所以他們的禱告中缺乏熱力與迫切感,只徒有字句而已。所有最輕微的思念渴望都要珍視。如果你的身體即將要凍僵了,而你還擁有一束微弱的苗燄,難道你不會珍視萬分嗎?因此,倘若你對祝福仍心存一絲盼望,即使它是如此渺茫微小,也不要任其消失了。不要因為小看、輕薄及因世俗的頭腦,輕易放失這個美好的渴望。當儆醒禱告。

 (三)對神的全然奉獻是禱告不可或缺之條件。你必須過聖潔的生活,將一切獻給神--你的時間、才能、影響力--你之所有、你之所是,全都屬於祂。只要閱讀那些篤信、敬虔人物的傳記,你就會驚訝地發現,他們經常將時間分別出來,更新他們與神之間的約定,再度將自己獻予神;而每逢他們如此行的時候,祝福就馬上隨之臨到。如果我手上有愛德華滋的作品,我願為讀者列出幾段,以說明他當時工作的情形。(註三)

【註三】
  「就信徒所當盡的職責來說,推展革新最適當的方式,亦即聖經上始終稱許的一個榜樣,就是鄭重其事、公開地更新他們與神所立的約。如果神的子民都能群起效法這個榜樣,無疑的,革新事工必能大力地拓展到全地。」--愛德華滋(摘自「1740年新英格蘭復興的思潮」中之「如何推展復興事工」一文)。

 (四)你必須不屈不撓,堅持到底。你斷不可為某事祈求一兩次就停下來,這絕非信心的禱告。看看但以理。他一連禱告了二十一天,從不間斷,直到蒙應允為止。他立定心志向主仰望,祈禱懇求並禁食,披麻蒙灰,如此持續了三星期之久,回答才臨到。為什麼回應遲遲未來呢?原來神差遣天使長傳遞信息,可是在這期間卻遭到魔鬼的半路攔截及多方阻撓。我們再來看看,基督藉不義的官及借餅兩個比喻教導我們什麼呢?當人一直不斷纏索切求時,神終必要應允他們的禱告。「神的選民晝夜呼籲他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路十八7)

 (五)如果你要憑信心禱告,就得切實天天與神同行。倘若你做到這一點,祂就會告訴你什麼是應當求的。要被祂的聖靈充滿,然後祂就必賜給你夠多的祈求目標。祂所賜給你的豐沛禱告之靈,也必是你體力所能承受的。

  有一個極良善的人對我說:「哦,我因渴求禱告的力量而幾乎快死去了!我的身體如此虛弱,而這個世界又壓得我透不過氣來,我如何還能禱告呢?」我知道這個人已纏綿病榻許久,身心軟弱無力,壓力卻極大。也知道他的禱告就像在天國角力一樣,幾經筋疲力竭卻屢屢能得蒙應允,以致從沒有人會懷疑那是神從天所發出的聲音。要我告訴你他是怎麼死的嗎?他的禱告愈來愈頻繁,欲罷不能;他總是將一張世界地圖攤在面前,細看各個國家,為他們禱告。就這樣,他終於在禱告中吐完了最後一口氣。真是蒙福的人!他是罪惡、屬肉體、無神論者所羞辱的對象,卻也是天國蒙愛、操握有功效禱告權柄的王子。

六、此教導所引起的爭議

 (一)有人說:「它會導向狂熱和新奇的啟示。」但這為什麼會成為一個絆腳石呢?在他們能憑信心禱告之前,必須先有使他們相信的確據。而如果神另外賜下一個確據,那麼爭論點在哪堙H當然,無論如何,會有新的啟示,而那是出乎祂的聖靈的作為。無論如何,這畢竟是神的應許賜下的啟示。如果聖經上的話無誤,那麼這啟示正是我們所盼望的;當我們不知道應祈求什麼才能符合神的旨意時,祂的聖靈會扶持我們的軟弱,並教導我們。因此,我們能拒絕聖靈的教導嗎?

 (二)常有人問:「為全人類的得救而擺上信心的禱告,也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嗎?我的回答是:「不是的」,因為這並不符合神的旨意,正好與祂所彰顯的背道而馳。我們並無全人類皆得救的確據。誠然我們應該對全人類存仁愛之心,衷心顧念、盼望他們能夠得救。但神已表明有許多族類是當受咒詛的,是故「相信全人類都會得救」並非一個責任。基督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九節的禱告中特別強調:「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卻為你所賜給我的人祈求。」

 (三)又有人會問:「如果我們盡力為全人類禱告,他們會全部得救嗎?」我的回答是:「是的,只要他們願意完全悔改,就能得救。然而他們並不願如此。」

 (四)也許你會問:「我們要在禱告堿偷眲閮D呢?我們想知道,到底在何種情形下、為誰、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才能作信心的禱告呢?」我必照先前的回答說:「一旦有了真實的確據--藉著應許、預言、神的眷顧或聖靈的引導,神就必成全你的禱告。」

 (五)「為什麼許多虔誠的父母為他們的子女禱告,卻沒有得到回應?你不是說過,有一個應許可應用在他們子女的身上嗎?既然如此,為什麼這些篤信、禱告的父母仍擁有冥頑不靈的子女,至死仍無法得救呢?」不錯,是有這樣的恩典,但事實證明了什麼呢?「神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羅三4)我們是相信神的應許落了空,或是為人父母的未恪盡其責?也許他們不相信這個應許,或根本不相信有信心禱告這一回事。大體看來不論你在哪媯o現一個不信這種禱告的基督徒,他不是子女就是家人仍陷罪中,尚未得救。

 (六)「這些觀點會不會引起幻覺呢?這不會使許多人自以為在憑信心禱告,而事實上卻不然嗎?」這和獨神論派,又稱神體一位派,反對三位一體的教義,反對重生一樣,他們所持的論點是許多信徒自以為已獲重生,而事實卻不然。一竿子打翻一船屬靈的人。誠然有些人幻想自己很屬靈,自欺欺人,但知道信心禱告真諦的仍不乏其人,一如許多人明白何謂屬靈經歷一樣--儘管這會使那些心神昏憒、靈塈N淡的人跌倒。由這個疑問可知,即使是傳道人,也常會如尼哥底母般暴露在基督的斥責下:「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還不明白這事麼?」(約三10)

一些提醒:

 (一)那些未能從經歷中明白信心禱告的人,自然有許多理由可以懷疑自己的屬靈情形。這句話決非出自無情的攻擊。就讓他們審察一下自己吧!如果他們所懂得的禱告正如尼哥底母之於重生一樣膚淺,那實在是令人擔心。他們沒有與神同行,那麼你也無法向他們描述,就像你不能向一個瞎子描繪一幅畫有多麼美一樣。

 (二)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可相信,由於信徒們未擺上信心的禱告,所以會有成千上萬的人淪入地獄。他們眼睜睜地看著堆在面前如山的應許,卻沒有足夠的信心去支取、應用。時代的跡象、神的眷顧和聖靈的嘆息都在激勵他們對罪人萌生救贖的盼望。此外,還有種種足夠的徵兆顯示,神已預備好要賜下一個祝福,只要信徒們能憑信心禱告,神就必成就。然而,由於人們無法辨認這些跡象,因此祂就只好轉身離去了。

 (三)你說:「這會使教會處在罪孽深重的疚責之下。」對,的確是如此。無疑的,會有極多信徒站在神面前,因他們的缺乏信心,而手上沾滿迷失靈魂的血。神這些貯存在聖經堛瑰陶\,會盯住他們的臉,並將他們貶入地獄。

 (四)教會中許多信徒的生活早已遠離了神,因此向他們鼓吹信心的禱告,豈不是不智慧嗎?而對他們來說,最無禮的冒犯莫過於在講台上傳講這類禱告的信息了。

 (五)現在我要問這些信徒幾個問題。你可知道什麼是信心的禱告?你可曾以這種方式禱告過?你是否不斷禱告,直到你的心能確定祝福即將降臨--直到你感覺能憑信心安息在主懷中,彷彿可看到神從天上親自賜福給你?若不然,你就得檢視一下你的立足點了。沒有信心的禱告,你怎能生活呢?若你無法確定自己的兒女必定得救,怎能每天面對他們呢?一定會有人以為你是瘋了。我認識一位父親,他實在是一個好人,卻因對信心的禱告認識偏差,以致他所有的兒女長大後都沒有得救。遲至有一天,他的兒子病了,幾乎要死去,這個父親才舉手禱告。可是孩子的病況卻愈益加重,似乎已行將就木。這個父親迫切祈求,甚為憂傷,真是筆墨難以形容。他一直在禱告(放眼似乎找不著存活的指望了),全人全心澆奠其上,甚至自己被棄絕也願意。終於他得到一個保證--他的兒子不僅會存活,還會得救;不僅是這個兒子而已,他的全家也都必得救歸向神。於是他走進屋內,宣佈他的兒子不會死。家人對他的話感到詫異萬分。「我告訴你們」他說:「他不會死的。而且我所有的孩子沒有一個會帶著罪身而死去!」幾年後,這個弟兄的子女都得救了。

  你對此作何感想呢?那是出於幻覺嗎?若你認為如此,那是因為你根本就不瞭解禱告。你也這樣祈求嗎?你曾否以這種態度為你的子女禱告呢?我知道某些信徒的子女得救,有時是因別人的代禱之故。然而,當神呼召你要與自己的子女維繫這層重要關係時,你敢光是倚靠別人的禱告嗎?

  最後,任意擱置聖經上的話會產生什麼連鎖反應呢?惡人會無視於經上的警告,教會則忽視其中的應許。在兩者眼中,聖經猶如一本空白無用的書。我憑著愛心問你:「如果我們不抓住聖經上寶貴的應許,以它作為信心的根基,使我們的禱告能蒙神悅納成全,那麼聖經於我們何益?」既然你根本不相信也不支取聖經中的應許,不如將你的聖經分送給外邦人,也許多少還會有些益處。就我所知在這個城市中,在本教會中很少有信心的禱告。如果一直是這樣,教會未來的光景將如何呢?你的子女的未來又將怎樣呢?你的鄰居及那些陷在罪中的世人又要如何呢?

摘自:復興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