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與復興

第一章 復興之必要
    聖靈的澆灌
    復興的責任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復興禱告的需要
    神最大的需要
    我應該劬勞嗎
    走向全國復興的途徑

第三章 復興講章
    有功效的禱告
    信心的禱告
    禱告的靈
    要被聖靈充滿

第四章 復興的禱告
    大復興的禱告
    世界大復興
    復興的禱告
    不住祈禱的生活
    代禱的經歷--陣痛與眼淚
    為神的百姓代禱
    小組聚會的禱告
    信心的祈禱


第三章 復興講章

禱告的靈
芬尼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羅八26、27)

  前面曾談及「有功效的禱告」,論到有功效及得勝的禱告,其最重要的因素即是信心。信心的禱告,主要是題到禱告中的信心,本想單獨講一章,但限於篇幅,我將一些論點加以濃縮,卻發現可能有些信徒會提出問題,而應予以較詳盡的回答,特別是那些矇矓、曖昧的問題更需如此。講台信息的一個崇高目的,就是要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對那些下工夫讀經而在心中引起一些問題,並竭力想明白其中真諦的信徒,使他們明白其中的真理,以便在日常生活付諸實行。因此,為了解釋羅馬書第八章二十六、二十七節這段經文,我要作下列的說明:

一、聖靈是指什麼

  有人以為這節經文所說的靈,就是指我們的靈--亦即我們的心思。但只要稍加注意,就不難看出它絕非此意。「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如果上段經文被讀成:「我們的軟弱有我們自己的靈可以幫助」--又接下去:「只是我們的靈親自替我們的靈禱告。」這樣自相矛盾的假設真是令人莫名其妙。顯然的,從經文寫作方式來看,這兒所講的靈乃是指聖靈而言。「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你們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羅八13-16)而本段經文與上一段經文是說到同一位聖靈。

二、聖靈做了些什麼

  祂替眾聖徒代求。當「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時,祂就「替我們禱告」,並扶持我們的軟弱。祂「照著神的旨意」或神所希望其子民祈求的,「替聖徒祈求」。

三、聖靈何以要這麼做

  那是由於我們的無知,由於我們不知道應當為什麼禱告。我們對於神的旨意--無論是經上已表明出來的,或我們應該從祂的眷顧知道祂未表明的旨意,都是無所知的。人類不僅對聖經上所有的應許和預言渾然無知,對神的眷顧也視而不見。至於祂對所未曾表明,而僅藉聖靈來引導的一些旨意,更是無知。我們在前面曾提過明白神旨意的四個根源:即應許、預言、神的眷顧和聖靈,以作為我們憑信心禱告的確據。當其他三種方法都不能使我們知道該為什麼禱告時,就唯聖靈是賴了。

四、聖靈如何為我們代求

  聖靈採取下列方式來幫助我們的軟弱:

(一)聖靈並非取代我們原有的功能。祂絕不是在我們什麼事都不做時,替我們禱告;乃是藉著激發我們的功能來為我們祈求。祂並非立刻將話語暗示我們,或引導我們開口說什麼;乃是光照我們的心思,讓真理全然佔有我們的心。祂引領我們去深思教會的光景和周遭罪人的情形。至於祂用何種方式將真理輸入我們的 心中,貯存保守,直到能產生果效為止,我們則無從知曉。但當祂引領我們去探尋一些事態的結果--包括自然的結果、推理上的結論,且產生深刻的感覺時--我們就能知道祂正為我們代求。當聖靈將真理呈現在一個人的心思時,只有一個辦法可以逃脫這股強烈的感觸,亦即將他的思維岔開,去思想別的事物。對罪 人來說,當神的聖靈將真理展現在他們眼前時,他們必然會感受到。而只要他們一直怙惡不悛,他們心中的罪惡感也始終尾隨不掉。同樣地當聖靈將真理輸入一個基督徒心中,他必有溫暗明亮之感,就好像你將手放在火中,絕不可能什麼知覺都沒有的。如果神的聖靈特意引導某個人,讓他的心思停駐在對靈魂救贖的極 大關切上,而他卻仍無動於衷,這就足以證明他缺乏愛靈魂的心、無分於基督的靈,他對基督徒的經歷更是一無所知了。

(二)聖靈使基督徒感受到靈魂的價值,以及罪人目前所處的罪惡及危險的光景。許多基督徒對這些現象所表現出的茫然無知與愚蠢,常讓人大感錯愕。甚至一些基督徒父母也眼睜睜直視他們的子女一步步走向地獄,卻一點沒有感覺或採取拯救的行動。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他們是如此的瞎眼,看不見地獄之火,也不相信聖經,以致白白糟蹋了神向那些忠心的父母所作的寶貴應許。他們使聖靈傷心地離去,而一旦聖靈離開了他們,那麼一切為兒女的禱告終必歸於徒然。

(三)聖靈引領基督徒瞭解並支取聖經上的應許。令人奇怪的是,歷世歷代以來,幾乎少有基督徒能在其現實生活中充分應用聖經上的應許。這並非因應許矇矓不清,而是一種奇特的態度以致輕忽了聖經的地位,使它不能成為現實生活中的亮光。當基督自己應用了那麼多的預言時,祂的門徒們常是大大地驚奇!他們似乎隨時都準備好要驚嘆:「太奇妙了!怎麼可能呢?我們從來不知道竟會有這樣的事!」那些受聖靈激勵和感動--能挺身而出,為使徒們如何將舊約聖經應用於初代教會一事作見證--的人,有誰會不對聖經中所發掘出來的豐盛意義嘖嘖稱奇呢?對許多基督徒而言也是如此。當他做深切的禱告時,就看見能夠運用的經文多如繁星,而這是超乎他所能想像的。

  我認得一個在基督堛漱H,他的靈性曾陷入極大的黑暗中。他已從禱告中退卻了,而除非尋到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當他跪下來,試著要禱告,而眼前卻一片黑暗,使他無以為繼。於是爬起來,站了一會兒;但仍不甘就此放棄,因為他已許下誓願,要在太陽西下之前將自己獻給神。他再次跪下,黑暗依然籠罩, 而他的心也剛硬如昔。他真是絕望透了,痛苦地自道:「我曾令聖靈擔憂,忿然轉身離去,以致如今沒有應許為我存留。我已和神的同在隔離了。」儘管如此,他還是拼死抓住最後一絲希望,奮力叩擊禱告之門。才剛說完幾句話之後,馬上就有一處經節閃入他的思想堙A彷彿他才剛讀過似地那麼新鮮:「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二九13)這個舊約應許雖然是對猶太人說的,他卻看見可以應用在自己身上,正如當初應用在猶太人身上一樣。剎那間,這節經文像主的大鎚,敲碎了他剛硬的心,使他能放聲禱告。而當他站起來時,全身充滿神同在的榮光大喜樂(註一)。

【註一】
  在這段令人感動的描述中,芬尼擷取保羅書信中的一句「我認得一個在基督堛漱H」(林後十二2)為開頭,述說他自己悔改的故事。當時,他在紐約州的亞當斯市念法律。曾有人問他(當時他正參加一個長老教會的禱告會):「你難道不希望我們為你禱告嗎?」他的回答十分有個性,也很火爆:「我看不出會有什麼幫助,因為你們一直在求,卻始終沒有得著什麼。自從我來到這堣妨寣A你們就在為教會復興祈求了,然而至今還是一無所獲。」儘管如此,當他個人後來繼續研讀聖經時,卻深深地自責,明白『救贖』絕非光靠自己的努力即能解決,只有在主耶穌基督堣~能找到。祂向我顯現祂是我的神、我的救贖主。當他走在街上時,堶惘乎有一個聲音在問他:「你願意現在就接受嗎?就在今天。」他的回答也很爽快:「好,我今天就接受,否則真想死掉算了!」他並沒有去學校,反而改道走進村外的樹林子,爬到兩棵倒下來的樹中間去禱告。他後來追憶說:「在那兒神賜我許多其他的應許(除了上述耶二九13之外),特別是一些關於主耶穌基督的寶貴應許。我緊緊地抓住這些應許。」他原本煩躁的心一時變得「出奇地平靜與安詳」;之後,在他走回亞當斯的途中,「我的心寧謐得彷彿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聽見似的。」他一大早吃過早餐便踏進樹林,現在卻已是倦鳥歸巢的黃昏了。可是對他來說,這段消逝的時光,卻像是眨眼之間。

  當信徒為他們的子女禱告時,也常發生這種現象。有時他們雖然在禱告,心中卻感到疑慮、渺茫,似乎沒有感覺到信心的憑藉,也找不著有關對信徒子女們的特別應許。但就在他們懇求之時,神會將一些應許的豐富意義曉諭他們,使他們的全人得到安息,好像在祂大能的膀臂中一般。我聽說,曾有一位寡婦為自己 的兒女拼命地祈求,直到這節經文強有力地貫穿她的心:「你撇下的孤兒,我必保全他們的命。你的寡婦可以倚靠我。」(耶四九11)她看見其中的廣大意義,立刻就用雙手緊緊地抓住,好似應許是在她手中一般。她的禱告終於得勝了,兒女也都得救了。我們的救主為什麼要賜下聖靈?乃是要引導祂的百姓,指導他們 ,喚起他們的記憶,也使罪人能悔改信主。

(四)聖靈引導基督徒,在聖經沒有特別指明應許時,對一些事情仍應持定盼望,並擺上禱告。拿一個有關個人的例子來說,神願意拯救人是一個一般性的真理,因此祂樂意回應人的祈禱也是放諸四海皆然的。但對個人來說,我怎麼知道神的旨意呢?我是否可按神的旨意為某人之得救、蒙恩而禱告呢?當神準備要祝福一個人之時,聖靈就引領神的子民的心,為那人禱告。當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祈求的時候,聖靈就引導我們的心思,專注於某些目標,考慮其情況,認清其價值,在內心產生感應並為它禱告,甘願忍受「生產之苦」,直到那人得救為止。據我所知,這一類的經歷在都市婸楔ㄕp在某些鄉村中那麼頻繁,因為繁華之地實在 有太多令人分心也令聖靈擔憂的事物。

  我曾有好些機會知道某些地區的情形。我認識一個人,他經常拿著一份他特別關心之人的名單,而我又恰巧知道他所關心的這一大群人不久都得救了(註二 )。我親眼見過他傷心地為名單上的人代求,也知道他有時也會要求別人幫助他為某人禱告。他的心曾特別惦記一個剛硬、自甘墮落的人,而其劣跡已至無以復加之境。在本州北部的一個市鎮埵章L一次大復興,而當時卻也有一個最兇惡、粗暴的反對者。這人經營了一家酒館,而只要他聽見附近聽力範圍內有基督徒,他總喜歡大聲詛咒罵他們,要叫他們不好受。他壞到一個地步,可以令一個人急著想把房子脫售或放棄給別人,以便早日搬離這個市鎮,因為再也無法忍受與這樣一個整天以謾罵為樂的人為鄰了。我剛才所說的那位良善的人正好路過該鎮,聽到此事,就為這人感到憂傷難過,並將他列入代禱的名單中。此後不論在睡夢中,或是清醒時,這個靈魂的得救成了他的負擔。他整日記念這個不信者,並為他禱告。終於有一天,就我們所知,這個酒館老闆來到聚會中,當場起來認他的罪,痛哭流涕。他的酒吧立刻就變成了他們禱告的地方。從這個案例中,我們可看見,聖靈引導基督徒替原本不知如何代求的人、事、物禱告,而除非他們願意接受這樣的帶領,他們才能「照著神的旨意」去祈求。

【註二】
  這位傑出、可敬的人物就是納許牧師,一般人都稱他為納許「父老」。他在經歷了一場「激烈的屬靈大翻修」之後,從冷淡、退卻的光景幡然轉變,致力於拯救靈魂的事工--尤其是在芬尼的佈道會中--滿有禱告的能力。他每天(事實上一天好幾次)都為他名單上的罪人禱告。這個酒館老闆得救的故事發生在伊凡斯磨坊。芬尼形容他的認罪是「我所聽過最令人心碎的一件。認罪的範圍涵蓋他對神、所有基督徒、教會復興以及任何與人有益之事的咒罵。」另一個截然對比的例子,乃是提到一個頑強的無神論者。當他極力作梗時,卻患了腦中風。醫生診斷的結果是,他在世的時日已不多,有什麼遺言得趕快說。於是,他匯聚最後一口氣,在彌留之際結結巴巴地吐出最後一句話:「不要讓芬尼為我的遺體禱告!」

  有人說接受聖靈這種影響力會喚起新啟示,造成大錯。許多信徒只要一聽到所謂的新啟示,常會深覺恐懼,不斷詢問這到底是什麼意義,或聖經上有沒有這樣的教導。然而,事情的真象是:聖靈在引導人禱告。如果神感動基督徒為某人禱告,我們就可從聖經上得到結論,即神計劃要拯救那個人。一旦我們發現自己 的心思也和聖經相符合時,那麼就是我們受聖靈引導,要為某人禱告,我們就有了真實確據,相信神已預備好要祝福那個人。

(五)聖靈賜與信徒對神眷顧之運行及演變有屬靈的分辨。奉獻及多禱告的基督徒常會有清晰、長遠的眼光,但也因此絆倒不少人。他們有時候還會說預言。對於說預言的事,人們常會被誤導,因為有時他們只是憑自己的領悟,卻自以為受了聖靈的引導。但是無疑地,基督徒可以針對時勢跡象做清楚的分辨,並藉神的 眷顧去明白所當盼望的是什麼,然後再憑信心為此盼望禱告。因此,他們經常會在其他人仍察覺不出一絲端倪之前,即受引導以期盼復興的到來,並憑信心為此祈求。

  紐澤西州有位姊妹,在經歷過當地的一次復興之後,就很肯定還有另外一次復興要來臨,於是要求開一次「特會」。但由於傳道人與長老們都看不出有任何令人鼓舞的跡象,所以什麼也不願做。她看見他們的心眼都瞎了,就只好獨自勇往直前,找了一位木匠訂做一些椅子,因為她說要在自己家中舉行聚會,屆時必 有復興降臨。在神的聖靈大力運行之前,她根本難得將家門打開供作聚會之用。而一時之間,這些昏睡的會友驚覺四周充滿了悔改的罪人,以致他們只能說:「耶和華真在這堙H我竟不知道。」(創二八16)這樣的人和這位禱告的姊妹一樣,他們之所以能明白神旨意的徵候,並非因有超人的智慧,乃因他們被聖靈引領, 使他們看清了時勢的徵兆。而這並非藉著啟示,乃是他們受指引將全力專注於神應許的一個點上,此種專注使他們對必要發生的結果產生了信心的盼望。

五、聖靈影響的程度

  我們能否預期聖靈對信徒心思的影響會達到什麼樣的程度呢?經上說:「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據我所瞭解,這節經文乃指聖靈所激起的渴想,大到難以言喻的地步,只能用歎息來表達--祂使信徒的心中充滿盼望,以致無法形諸詞語,只得向神發出歎息之聲 ,因為唯獨祂明白我們心中的言語。

六、聖靈影響力的辨識

  如何知道那些是神的聖靈對我們心靈所造成的影響:

(一)不是靠一些我們身外的影響力或媒介來感知。人不可能期望以肉體的心思去接觸神,如果這成為可能的話,我們知道一切都會歸於無意義。大家都知道我們可自由地操練自己的心思,而我們的思想也能對凡激動我們情緒的事起反應。但我們卻別妄想能創造出一個神蹟,彷彿能親身感受到手的觸摸,或類似耳邊的 細語,或神以神蹟方式向我們顯現祂的旨意。

  信徒個人經常會令聖靈擔憂而離去,因為他們既不接待祂進駐心中,也不珍惜祂的感動。罪人們常因無知而拒絕聖靈,他們認為如果要他們伏在聖靈之下悔改,必須要有某些神奇的感覺--諸如一個強烈的震撼,他們才不致弄錯。而許多基督徒對聖靈的認識也是同樣的膚淺。他們常是忽視聖靈的感動,也很少在禱 告中尋求祂的幫助,他們根本不知道有這種感動,以致無法順服及珍惜這些感動。在這種情形下,我們是全然無知的,只曉得自己的心思埵b盤算些什麼。既然沒有什麼可以感覺的,我們就只是覺得自己的思潮--對某個特定目標--緊張地起伏。

  基督徒常因害怕不能擁有神的聖靈,而受一些不必要的誤導,或為此沮喪不已。他們感到緊張,但卻不知道何以至此。他們曾為罪人憂傷;但當他們想到罪人的情況時,豈不應感到憂傷嗎?他們常常想到罪人,為何他們不感到痛苦呢?事實上,當你想到罪人時,這的確是證明聖靈正在引導你。但,豈不知大部份時 間這些事在你身上根本起不了作用嗎?你對罪人的情形壓根就不關心。你知道他們靈魂得贖十分重要,但在其他時候--即使在你閒暇之餘--你的心思卻全然黑暗,滿不在乎。而現在,雖然你被其他俗事纏住,忙得不可開交,而心堳o惦著他們、為他們禱告,焦急不已。此刻你腦中唯一想到的是:「神啊!求你憐憫 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他們在你心思中的地位一時顯得特別突出呢?你也許會問,到底是什麼引領你的心思對罪人產生仁慈的情愫,並為他們痛苦禱告呢?除了神的聖靈之外,還會有什麼其他的因素呢?魔鬼絕不會這樣引導你的。如果你的情感真正仁慈無偽,那麼就可以知道這是聖靈按神的旨意引導你所作的禱告了。

(二)聖經有話說要「試驗諸靈」。信徒有時會被奇怪的幻想和瘋狂的衝動誘離正道。如果你忠實地將之與聖經作比較,就不致被誤導了。只要將靈的期望,與經上所描述的信仰之性質作一對照,就能確定你的感覺是否出自聖靈的影響力了。聖經命令我們「總要試驗那些靈」。「親愛的弟兄阿,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 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約壹四1)

七、如何得著聖靈的感動

(一)必須藉著熱切尋求及信心的禱告,才能尋著。基督說:「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他的人麼?」(路十一13)可能會有人說,我已經祈求了,但祂總是不來。那是因為你的禱告不正確。「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雅四3)(註三)你的禱告並非出自正確的動機。有一個信徒兼教會小組負責人,要就其情形詢問傳道人,何以他花了好幾星期祈求聖靈降臨,卻始終未見果效?這位傳道人反問他:「你做此禱告的動機是什麼呢?」他回答道:「我要快樂一些。」他知道擁有聖靈的人都比較喜樂,所以希望和他們一樣也享有這種喜樂。哇,魔鬼自己也可能做這樣的禱告呢!這只是出於自私之心嘛!當傳道人如此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人起先是惱羞成怒,後來他看出自己真的不知道在求些什麼,終於俯伏認罪,自承是一個偽君子;而他的禱告是自私自利的,單單只為了滿足個人快樂的慾望而已(註四)。大衛向神所祈求的,是賜他樂意的靈扶持他。他就把神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也必歸向神(詩五一13)。一個基督徒應當祈求聖靈降臨,好使他成為更有用的器皿,更多榮耀神,而非只是使自己更快樂些。這個人既看清了自己的錯謬,當下就悔改。也許讀者中也有許多人犯了同樣的差錯。你應當省察,看看自己的禱告中,真的沒有帶著自私的色彩嗎?

【註三】
  天資異秉卻又放蕩不羈的諾斯,後來在1859年的大復興中被神大大使用,曾有一次向敬虔的高頓公爵夫人說:「公爵夫人,如果一個人時時向神祈求,卻從未得著答應,他該怎麼辦呢?」公爵夫人很平靜地用芬尼所引述過的這段經文回答他。公爵夫人日後這樣追述道:「於是,他的臉色大變,深受感動,整晚一句話也沒說,卻在離開之前向我致謝連連。」

【註四】
  這是芬尼在應邀到紐約州的布朗維市佈道時所遇見的事件。這兒所提及的人物是芬尼當時工作群中的一位伙伴,也是該教會傳道人最親密的朋友。雖然起初他對芬尼毫不掩飾的態度頗感難堪,可是後來卻說:「你所說的話使我因未真正得救而深自痛悔。不錯,除了滿足個人快樂的慾望以外,我從未有更高層次的動機。」然而,經歷了這件事之後,他已是一個真正改變的新人了。

(二)採用各種辦法激勵你的心思,將注意力全然投注在這件事上。假設一個人祈求聖靈降臨,心思卻在別的事物上,如果他不想辦法及時回頭,只惦記著世俗的雜務,那就是試探神了。他既從他的目標上搖動,如果還能得著他所祈求的,那真是一大奇蹟。一個罪人要怎樣才能痛悔呢?一定是覺悟到自己所犯的罪。這 也是一個基督徒能有深切感覺的方法--即對目標多加以思考。在你自己一點不努力的情況下,神是不會將這些東西傾降與你的。你必須珍惜任何一絲極輕微的感動。請翻開聖經,找出那些揭櫫這個世界光景與未來的經節。看看這個世界,看你的子女、你的鄰居,看看他們沉迷罪中的情況,然後,琝啋疑咩i,奮力祈 求直到你得著聖靈進駐你心的祝福為止。無疑的,這就是以撒華滋(編註:在此可能係指Issac Watts ,1674-1748,即「英國聖詩之父」,共寫了六千多首詩歌)在其詩中所表現的情境底蘊了:

   詛咒死亡縈繞,惶惶不可終日。
   靜臥床上待斃,罪人的心驚慄。

  不妨如用望遠鏡把遠處物景拉近一覽全貌;看看地獄的景象,聽聽他們哀號;再將鏡頭朝上觀察天堂的景象。在那堙A你可看到眾聖徒身著白袍,手中拿著豎琴,又可聽見他們在唱詩歌頌救贖的大愛。然後,你會自問:「我可能以禱告說服神,將罪人提升到那堨h嗎?」如果你不是一個愚頑人,也不是神眼前的陌生人,就當放膽如此求。不久之後,禱告的靈就要大大地澆灌在你身上,直到全人被充滿為止。

(三)你必須儆醒禱告。你得時時守望,看看神是否將你所祈求的祝福加給你。信徒經常一直埋頭於禱告,卻沒有看看到底所祈求的是否已獲回應。同樣地也要注意,千萬別令神的聖靈擔憂。承認並棄絕你的罪行。除非你認罪並宣佈與之脫離關係,神絕無法視你為祂所隱藏者,引你進入祂的奧秘中。不可光是認罪卻不 願斬草除根,兩者務必都要徹底。當你犯下任何傷害時,就一定得補贖、賠償。你絕不可能盼望先得著禱告之靈,然後再悔改,也絕無法以這種方式打勝仗。基督徒們若是驕傲、不順服、自以為正直,怎麼樣也無法強求神進駐他們的內心。

(四)以完全順服所制定的律法為目標。換句話說,就是不再跟隨罪的腳蹤,以超脫世俗為目標;「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太五48)如果你還繼續犯罪,就必日日憂傷。那些不以順服律法為目標的人,便是活在罪中。這樣的人不要希望得著神的祝福,因為他根本從未真心盼望要遵行祂的誡命。

八、聖靈為哪些人祈求

  答案是:「聖靈替眾聖徒祈求」,為所有的聖徒--只要誰是聖徒,聖靈就為誰代求。

一些提醒:

  (一)為何你贊同聖靈在罪人的得救上有莫大的能力,而提及祂在禱告上的影響力時,你卻沒什麼好強調的呢?許多人極度地擔心聖靈的影響力會被人遺忘了。人們大力強調聖靈在使罪人悔罪上的影響力,然而對於祂在禱告上的影響力,卻鮮少提及,也罕有文字方面的報導!很少人為著基督徒不能在聖靈帶領下行神的 旨意感到難過,願我們時刻謹記:若非受聖靈的引導,基督徒絕無法作正確的禱告。基督徒誠然有禱告的本能,只要神的旨意一顯明,他便能祈求;但除非神的聖靈引導,他根本不知道神的旨意。就像罪人誠然能悔改,但除非受聖靈的引導,他永遠不會曉得要悔改。

  (二)這個主題揭露了基本原因是許多人難以接受「信心的禱告」的緣故。他們反對所謂「信心的禱告」就是「相信我們將得著所祈求的事物」,並堅稱這種信念是沒有根基及憑據的。

  在一個討論此主題的聚會中,有一位作家提出他的困難,這樣的疑惑十分具代表性。他說:「若非已有了信心的禱告,我就不能確信所求之事必蒙應允;因為,信心的禱告是禱告蒙垂聽之條件。我若不具此條件,便不能聲稱所求將蒙應允。而這個條件的定義是:『我相信我必得到我所祈求的祝福』。看來,這樣的應許是建立在一個『不可能』的條件上,因此,是無效的,是空的。這等於說,如果你先相信你將得著你所求的,再去求時,便一定得著;但相信之先,我卻毫無確據。結論是,我在毫無確據的情況下,要相信所求必得著,有如此的信心方能得著所求--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這整個反對勢力的高漲,已至囂然塵上的地步,以致聖靈的影響力(祂如何盡力引導人作信心的操練)完全被忽略了。馬可福音第十一章二十二至二十四節及其他信心禱告的相關應許,竟也都視為神蹟。但假若這說法正確,我就要問:「當這些使徒祈求神蹟時,他們所藉以相信的是什麼呢?他們相信自己所祈求的這些寶貴神蹟會實現嗎?」事實證明他們確是如此。基督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堙C他若心堣ㄩ繫b,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甚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這是明顯的!他們必須心堣ㄩ繫b,相信他們所求的祝福必臨到。當我們祈求神蹟顯現時,就有反對的聲浪湧至,抗拒這樣的信心。如果禱告禱祈求一般的祝福都認為不可能,那麼祈求一個神蹟,更不用說了。於是我就會問:「在一位使徒履行上述的條件--他會相信他能行神蹟嗎?也就是因為條件是「他應當相信他會得著他所求的。」到底是這個應許本身無效,或只是一個騙局呢?或是在履行了先決條件之後才能成為可能呢?

  如今,正如我所說的,問題就出在聖靈的影響力已完全被忽略的事實上,而這信心原出於神的運行,卻遭人漠視遺忘了。如果這個反對「為任何事祈求」的論調能奏效,那麼對憑信心祈求一件神蹟也同樣地有效。而事實是,對於凡相信任何特殊神蹟必成就的人來說,神的聖靈都樂意賜下確據;祂也能引導他們堅定 地倚靠神,堅信所求的祝福必能得著。所以今日,祂在我們所祈求的需要上,也仍然賜下相同的保證。

  不論是為靈魂得救或行使神蹟而祈求,禱告都是同有功效的。信心在這二件事上都是一樣的,只不過目標不同,境界不同而已。也非信心的操練在這個案例上就比那個案例更不需要應許;而一個一般性的應許在靈魂得救與行使神蹟上可能都有其通用性。即沒有人能在缺少神的聖靈影響下,還有本事可憑信心祈求。 如果聖靈能激發使徒起而操練信心、行使神蹟;同樣地,聖靈也能在一般性的應許上激起基督徒運用信心,以得著其他的祝福。

  若有人問:「我們何時才有責任相信我們必會得著所祈求的祝福?」我的回答是:

  (1)當聖經上有一特殊應許,特別詳述、適用於某一特殊的祝福時:例如,
    我們可以祈求聖靈降臨。這項祝福既已名列在應許之中,因此我們就有
    了確據,而且不論是否有神聖的影響力都有責任相信。就像無論聖靈有
    沒有與罪人相爭,罪人都有責任悔改一樣,這個責任並非落在聖靈感動
    的肩膀上,而是在於他們所擁有的道德動力,和他們盡自己責任的能力。
    這點若是對的,儘管無人願意在缺少聖靈的影響下悔改,他們仍然有此
    能力、且有義務必須如此行。對於基督徒也是這樣,他有責任相信自己
    已擁有確據。當他有了明確的應許,儘管他從不相信,在沒有聖靈和神
    聖大能的影響下,他也都應以自己的能力完成所當盡的本分。
  (2)只要神以祂的眷顧,顯明任何一個啟示,我們就當有與其啟示的清晰度
    成正比的信心。
  (3)所以只要出乎預言,我們就得如此相信。而在這兩種情況下,若沒有神
    的聖靈,事實上我們根本無法相信。

  當沒有應許、跡象或預言時,我們就得依靠我們的信心了。就如本章堜珨﹛A除非聖靈給我們印證,激起盼望,引導我們為特定的目標禱告,我們就沒有責任去相信。對於那些一般性的應許,老實說,我們感到十分為難,不曉得如何將它們應用在特殊的事件上。在許多情形下,我們常將它視作一個特權、特殊恩典,而非一項義務。但是,當神的聖靈引導我們將它應用在特殊的目標上時,這就成為我們的義務了。此時,神必親自將祂的應許告訴我們,說明祂的設計及如何應用。而我們的責任就在於竭盡全力相信,並將它應用在特殊的目標上。

  (三)有人認為,保羅在信心中禱告為除掉肉體上的那根刺,結果卻未蒙答應。但他們並不能證明保羅是在信心中禱告。就如我在上一章所說的,這完全是另一面的假設。從聖經上看見,他既無應許、預言、跡象,也無神的聖靈引導他去相信。而整個反對論調的立足點在於:這位使徒應該是在信心中禱告,雖然他沒有 聖靈的引導。這真是扼殺聖靈對禱告的影響力。當然了,如果假設他是在信心中禱告,也就等於假設:他沒有聖靈的帶領,卻在信心中禱告;或是他在聖靈帶領下禱告,但卻沒有照著神的旨意,這種假設能成立嗎?

  我一直在這主題上多作盤桓,乃是希望解說得清楚些,使諸位可以謹慎,不致令聖靈擔憂。我希望人人對聖靈都有真知卓見,看清若缺少祂的感動,就無法成就任何有益的事,禱告與講道也將沒有功效。即使耶穌基督此時此刻親臨此地,向罪人傳福音,若缺少聖靈,就沒有一人會得救。是故,應當小心,當祂邀請你起來禱告時,千萬不要因輕看或忽視了祂的屬靈的感動,而令祂憂傷離去。

  (四)當你為一個目標祈求時,務要鍥而不捨,直到得著為止。哦,當聖靈在基督徒心中燃起盼望之火時,他們在禱告中為罪人祈求是何等熱烈啊!這股毅力即使連守財奴追逐黃金之熱勁也難望其項背。

  (五)在未經適當考量之前,即一味地害怕被感動、引導,這種心態常造成巨大的傷害。誠然,人心極易受狂熱、妄想所驅策,但如果我們因懼怕被誤導而一直抵制聖靈的良善感動,那麼就大錯特錯了。如果他們不願不怕麻煩地去分辨,而只是一味排拒、抵擋所有激動和肉眼所不能見的引導,那就難怪基督徒會缺少禱 告之靈了。關於狂熱主義這主題,我們講得實在太多、太浮濫,也太大意了,以致使許多人因此排拒神聖靈的引導。「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羅八14)而我們的責任就是「要試驗那些靈是出乎神的不是」(約壹四1)。我們應當堅持作縝密周全的研討和正確的辨析,而這亦需要由聖靈來引導。檢驗結果只要一確定是出乎神的,我們即得全心跟隨--矢志服膺,並全然信靠祂的引導決不會出錯。

  (六)我們曾看過有人制定整套的禱告格式,照本宣科,這種行徑,無異於在排拒聖靈的引導。再沒有什麼比應用格式強調的禱告更能摧毀禱告之靈,使它完全陷入黑暗和擾亂人心思了。禱告的格式非但其本身荒謬可笑,更是魔鬼用來摧毀聖靈和破壞禱告大能的技倆。所以根本毋需高倡這種格式的好處。禱告並不在乎 言語。如果你的心未受聖靈引導,神還會在乎你言辭的堂皇嗎?倘若期望之火未被聖靈點燃,思想未受聖靈指示,情感未如活水奔湧,就不算是禱告。總而言之,為禱告制定格式,等於就是要讓一個人揚棄他所應有的禱告。

  (七)這主題提出一個身分、資格的測試。「聖靈替祈求」--替誰呢?聖徒。凡是聖徒都有過這樣的操練。如果你是聖徒,必會從經驗中懂得這操練是怎麼一回事;倘若你未曾有過,那一定是因為你曾令神的聖靈擔憂,致使祂無從引領你。你的生活方式使這位聖潔的保惠師無法與你同住,也無法賜你禱告之靈。 如果是這樣,你就需要悔改,此乃當務之急。不要停下來,不論你是否是一個基督徒,要馬上悔改,如同未曾悔改的人一樣。你要先悔改,不要自以為是一個基督徒,而應像一個卑微的罪人,來到主面前傾心吐意。否則,你絕無其他方法可以得著禱告之靈。

  (八)明白這個主題是十分重要的:

  (1)使你可以成為有用的器皿。假如沒有聖靈,神與你之間就不能產生同感
    共鳴,你也無法與神同行、及與神同工。你的心需要與神有相同強烈的
    共鳴,否則就別想成為有用的器皿。
  (2)使你可以成聖。假如沒有聖靈,你斷無法成聖,也無從明白聖經,當然
    更不知道要將它應用在日常生活中了。我要你看重神時時與你同在的重
    要性。若你按正確的方式過生活,主說祂要親自降臨,與你同住,祂與
    你、你與祂要一同坐席(參啟三20)。

  (九)倘若信徒根本不認識禱告之靈,就會有不相信禱告會有結果的必然傾向。他們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事,看不到其中的關聯性,更看不到確據,因此壓根別妄想有屬靈的祝福。當罪人悔改時,信徒常以「這只是一時受講壇信息所震驚」為理由。而一旦這些人得救了,他們仍然是毫無信心,說:「我們就拭目等待看他 們如何演變了。」

  (十)那些擁有禱告之靈的人知道祝福何時來臨。當耶穌基督降生時,就是這樣的。那些東方的博士並不認識祂。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未曾為以色列的蒙救贖禱告過,而西面和亞拿卻認識祂。怎麼會這樣呢?請注意看他們說了些什麼,他們如何禱告、如何生活。他們一直在信心中禱告,因此當主來時,他們並不覺得驚 訝(路二25-38)。我所說的基督徒也應當如此。倘若罪人一朝悔改或得救了,他們總不至於訝異,因為他們心堜l終盼望、惦念著這些事。他們知道神何時降臨,因為他們一直在翹首企盼祂的蒞臨。

  (十一)在這主題上,教會中有三種人極易犯錯,或根本棄真理於不顧:

  (1)那些過分倚靠禱告,漠視其他方法的信徒。他們對任何創新、特殊的方
    法都大驚小怪,對於你的「激起一個大復興」更是橫加批評,不留情面。
  (2)強烈反對別人應用一些方法和禱告,卻從未想到禱告之靈的影響力。他
    們談論祈求聖靈降臨的禱告,也感覺到聖靈對罪人得救的重要性,卻不
    認為聖靈在禱告上會有何作用。他們的禱告只是美麗冰冷的字句,既不
    能感動人,也不能抓住神的心。
  (3)某些對神的王權抱持奇怪觀念的人。他們既不禱告祈求,也不採用任何
    方法,只是坐著枯等神來拯救世人。

  在教會當中,必然會有人對「禱告之靈」懷著迫切深刻的需要。事實上,一般說來,那些勤於運用一些方法,在拯救靈魂上不遺餘力,並有最正確的觀念,知道如何付諸實踐的人,往往也是最會祈求聖靈充滿和為祝福而與神摔跤最多的人。那麼,其結果如何呢?不論這些人有沒有祈求,聖靈有沒有為他們的禱告同 作見證、主有沒有賜下大能回應他們的勞苦,還是都讓事實來說明吧!

  (十二)沒有任何事物能像禱告之靈迅速瞬間招來大奮興與反對聲浪。若有人因對罪人的光景而感到負擔沉重,在禱告中頻頻歎息、呻吟,那麼一定會引起某些人的緊張不安,於是叱責和敵擋之矢紛至沓來!我打從心底憎惡無病呻吟和藉歎息刻意製造某種氣氛、情緒的人。然而卻深覺有必要為此立場作護衛,免得為討好眾人,就要求人不可歎息,以致抵擋聖靈的工作。我曾出席一次類似的討論會。他們的說法是「歎息是丟人現眼的行為,應當不予承認。」有人問:「難道神非藉著歎息,否則不能使人表達出靈堛熒P覺嗎?」答案是:「那倒未必,只不過祂絕不用罷了。」如此說來,當保羅在書信奡ㄓ峞u說不出來的歎息」時,是不 是大大受騙了呢?愛德華滋為復興著書也是受騙了嗎?一切復興景象也落入黑暗之中嗎?我敢說,當回顧教會歷史時,絕沒有人會採納這想法的。我也不喜歡將禱告之靈摒於門外,或封閉,或貶抑,或加以限制。當聽見有人喊道:「不要讓我再聽到任何歎息的聲音!」那我寧可立刻砍掉右手,也絕不斥責這禱告之靈。

  我真不知道如何結束此項討論。我甚願用一個月的時間來討論這個題目,直到全教會都能明白如何在信心中禱告。

  親愛的讀者啊,我要問你:你可全然相信信心的禱告?還是在懷疑我所說的?或許你們當中有些人也曾對這些事投過一瞥。現在,你可願全人投入禱告中,靠禱告之靈生活,並時刻擁有聖靈呢?哦,願所有的教會都能成為禱告的教會!我認識一位傳道人,他的教會已連續維持十四個寒暑的復興了。起初,我無法評估這個復興的原因,直到在一次禱告會中,看到一位弟兄站起來認罪。「弟兄們,」他說:「長久以來,我一直有個習慣,就是每禮拜六晚上都禱告到凌晨,祈求聖靈能降臨在我們中間。但最近」他竟哭了起來:「我承認我已中斷兩、三個星期了。」這道出了其中的秘訣。這個傳道人擁有一個禱告的教會。弟兄姊 妹們,就我目前的健康情況,已不容我再像往日那樣擺上那麼多禱告,也不能一直持續講道,它已超過我的能力。然而,要我放棄禱告、不再講道嗎?那是絕不可能的。相形之下,你們這些身強體壯的人,怎能吝於投入事奉,不願接受這個負擔,使自己浸透在禱告中,直到神將祂的祝福傾倒給我們呢?

摘自:復興講章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