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與復興

第一章 復興之必要
    聖靈的澆灌
    復興的責任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復興禱告的需要
    神最大的需要
    我應該劬勞嗎
    走向全國復興的途徑

第三章 復興講章
    有功效的禱告
    信心的禱告
    禱告的靈
    要被聖靈充滿

第四章 復興的禱告
    大復興的禱告
    世界大復興
    復興的禱告
    不住祈禱的生活
    代禱的經歷--陣痛與眼淚
    為神的百姓代禱
    小組聚會的禱告
    信心的祈禱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我應該劬勞嗎?
無名的基督徒

  祈禱不是按時間來衡量,而是按其強度。當熱切尋求神的人讀到像禱告的海得一班人的見證時,他們會焦慮的問說:「我是否也該像他們一樣的禱告麼?」

  禱告的難處

  他們聽說別人有時整天或整晚跪在神面前禁食和不眠,一直不停的禱告。他們自然會驚奇地問道:「我們也該如此行麼?我們都該效法他們的榜樣麼?」我們必須記住,這些禱告的人不是有空才禱告,他們如此長時間的禱告是因為他們無法停止禱告。

  有些人會以為我在前面幾章中曾暗示,我們該跟他們坐同一列車--效法他們的榜樣。神的兒女,你不該讓這種思想--這種懼怕--攪擾你。只要樂意行祂所要你行的--祂所帶領你的--就好了。想到那堙A便禱告到那堙C主耶穌豈不是吩咐我們向親愛的天父禱告。有時,我們唱說:「哦,祂的愛何其難測!」且無人能測度這愛。

  禱告不是要我們背負重擔或履行令人厭煩的責任,它是一種無限的喜樂和能力。它賜我們得以「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並且每時刻都是「隨時的需要」。「你們要禱告」這句話是邀請人前來領受,而不只是一個需要服從的命令。難道一個小孩來到父親面前求恩惠是個重擔麼?做父親的都是多麼愛他的孩子,且為他們求最高的福祉!他們又是如何呵護著孩子,使他不受任何憂愁、痛苦或傷害!我們的天父比地上的任何父親更愛我們,祂以無限的愛來愛我們。主耶穌比地上的任何朋友更愛我們。假若我在這個寶貴的題目--禱告--的講論中有任何一句話傷害了那些切望更知道如何禱告的人,就求神原諒我。我們的主曾說:「這些,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假若祂知道,那麼我們便能信靠而無所懼怕了。

  學校的教師可能因孩童忘了做家庭作業、不準時上課,或時常缺席而責備他;但是親愛的父親在家堙A他知道孩童的情況,他知道孩子是因患病或家貧有些工作要他做,他在家堿O何等忠心的幫忙做家事。親愛的天父知道我們的一切,祂早已看見。祂知道我們中間有些人放棄安逸而有長時間的禱告。

  有些人神使他休息;祂使我們躺臥(詩二三2),為要使我們向上仰望。甚至身體的軟弱也會攔阻我們做長時間的禱告。但是,我要問各位的是,無論我們有多大或多充足的理由,我們是否都花了足夠的心思來禱告。有些人是不得不花很多時間去禱告,因為我們的工作需要如此。我們可能被視為屬靈領袖,我們可能有屬靈的爭戰或訓練別人的需要。神禁止我們犯停止盡心為別人禱告的罪,以致得罪主(撒上十二23)。是的,有些禱告是我們的職責--幾乎是我們一生的工作--為別人代禱。

  有些人,他們不得不禱告。若是我們有為靈魂禱告的負擔,我們絕不會求問:「我們該禱告多久呢?」

  但是,我們知道在禱告生活中卻有許多難處。當我在寫作時,我面前就有一堆這樣的信。他們在信中提出各種實際的理由、藉口和原因。但那是他們寫這些信的原因嗎?不,絕不是。他們每個人都深願明白神的旨意,且知道如何在許多生活的重擔下順服禱告的呼召。

  這些信中提到許多沒有時間有個人禱告的理由。有的是臥病在床;有的是忙碌的母親、女僕和主婦,她們很少知道如何從不停的洗刷、烹飪、縫補、打掃、購物和拜訪中找到時間;有的是疲乏的工人,當白天工作結束後,因為太累而無法禱告。

  神的兒女們,我們的天父是知道這一切的。祂不是一個工頭,祂是我們的天父。假若你沒有時間禱告,或沒有機會私下禱告,為何不直接把這一切告訴祂呢?如此,你必發現你已在禱告中了!

  保羅如何禱告

  對於那些無法有個人單獨的時間,或找不出幾分鐘在教堂中安靜的人,我們何不來看看保羅奇妙的禱告生活?你是否也像他一樣,在監獄中仍有奇妙非凡的禱告呢?請看他的光景,他是日夜跟羅馬的兵丁鎖在一起,從未有一刻單獨過。以巴弗有一些時候與他在一起,他從保羅身上看到了禱告的熱切。路加也可能在那兒。這是何等奇妙的禱告聚會!沒有私下禱告的機會。沒有!但是我們從這些帶鎖鍊的手得到何等多的祝福呢!你我可能沒有或很少有單獨的時間,但至少我們的手沒有被鐵鍊捆鎖,我們的心和口也沒有被鎖住。

  我們能挪出時間來禱告麼?我可能會錯,但我相信對大多數人--也許不是每一個人--而言,花太多時間禱告,以致因飲食和睡眠不足而造成身體的受虧損,這並非神的心意。對許多人而言,由於身體軟弱,長時間在靈堶═謄咩i是不可能的。禱告的姿勢並不重要;不論我們是跪著、站著、坐下,或行走,或工作,神都垂聽。

  我清楚知道許多見證證實,有時神賜特別的能力給那些為要更多禱告而縮短休息時間的人。有一段時間作者試著在每天早上更早起床,為要禱告和與主交通。過了一些時日,我發現自己的日常工作受到不能集中精神和無效率的虧損,且早上都無法保持清醒的頭腦!但我們是否已經盡自己所能的多多禱告了?最常令我後悔的一件事是,在自己年輕力壯的時候沒有更多早起禱告,而讓那些年日空流逝。

  神的命令是十分清楚:「要不住的禱告。」(帖前五17)我們親愛的主說:「常常禱告,不可灰心。」--「絕不喪志」(威末斯譯本;路十八1)。

  當然,這不是說我們要一直跪著。我相信神不希望我們為了禱告而忽略了正常的工作。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們有更多禱告,少浪費時間,我們必定能做得更好更多。

  我們要好好的工作,我們要「殷勤不可懶惰」(羅十二11)。使徒保羅說:「但我勸弟兄們要更加勉勵;又要立志作安靜人,辦自己的事,親手作工,正如我們從前所吩咐你們的;叫你們可以向外人行事端正,自己也就沒有甚麼缺乏了。(帖前四11-12)又說:「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飯。」(帖後三10)

  不住地禱告

  在一天當中,我們不是有無數的機會可以「舉起聖潔的手」--或至少是聖潔的心--向我的天父禱告麼?每一天,當我們重新睜開眼睛時,我們是否抓住每個機會來讚美稱謝我們的救贖主呢?對基督徒而言,每天都是復活節。若沒有人提醒我們,我們常會忘記。你可以在鏡子的角上貼一張小字條,上面寫著:「要不住的禱告」,試著做看看。我們能在更替工作時禱告,我們也能在工作時禱告。那麼洗衣和寫作、縫補和默想、烹飪和打掃必能做得更好。不只是小孩,就是年輕人和老年人也一樣,當有愛護他們的人在守護時,其工作、遊戲豈不是能進行得更好麼?這不也有助我們切記,主耶穌一直是與我們同在、且看護著我們麼?這是有幫助的,當我們知道祂的眼目關注我們時,我們必將感到祂的能力在我們堶情C

  保羅所說:「主已近了。」「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腓四5-6)你是否想到那是指不住禱告的習慣,而不是定時的禱告?「凡事」豈不是指每一件事,每一時刻,我們都當禱告和讚美那位已經近了的主麼?為何我們把這個「近了」局限於祂的第二次再來呢?

  湯姆.布朗是一位有名的醫生,他領悟了這話的精義。他發誓:「為所到之處禱告;無論是在屋堙B公路或街道,並在我所到之城鎮的每一條街道,都有神和救主的見證在其中。我駕車時所看到的任何教堂都要為他們禱告。每天特別為我的病人和所有的病人禱告,無論他們的情況如何。在進入病患家時要說:『願平安和神的憐憫臨到這家。』在聚完會時,禱告求神祝福,並為牧師禱告。」

   需要定時禱告

  但問題是,除非我們有定時的禱告--不論時間長短,否則這種不斷與賜福的主相交是無法達到的。什麼是禱告的習慣呢?前面我們曾經提過,就是像小孩子向父親要東西那麼簡單。這不需要任何註釋,否則就有仇敵的詭計,使人弄不清楚。

  無疑地,惡者是反對我們在禱告中親近神,並盡其所能的攔阻禱告的信心。牠主要攔阻的方法是試圖以我們的需要充塞我們的心思,使我們忘了神是我們親愛的天父,我們該向祂禱告。牠使我們要恩賜過於賜恩者。當聖靈引導我們為一個弟兄禱告時,我們常是只禱告說:「哦,神啊,求你祝福我的弟兄!」然後我們的心思就轉到弟兄身上,想到他的事情、困難、期望和憂慮,然後便失去了禱告!

  惡者往往使我們不能定睛在神身上!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勸勉人在獻上祈求之前要先認識神的榮耀、神的權能和神的同在。若是沒有惡者,禱告必定沒有困難,但惡者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使禱告變得不可能。這就是我們大多數人難以認同那些花長時間禱告的人,並且定他們「用許多重覆的話」作「無益的祈求」的罪,這兩個詞是摘自主的登山寶訓。

  一位倫敦有名的牧師最近曾說:「神不希望我們因冗長的禱告而浪費祂的時間和我們的時間。我們的禱告必須像每天處理事務一樣,只要簡單扼要的把我們的需要告訴神,並交托給祂。」我們這位朋友是不是說只要讓神知道我們的需要就夠了?如果這就是禱告的一切,那就不需要禱告了!因為我們的主力促門徒禱告時曾說:「你們沒有祈求以先,你們所需用的,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

  我們知道基督曾定罪那些「冗長的禱告」(太二三14),但請注意,但請注意,那些冗長的禱告是指為著「裝假」、「炫耀」(路二十47)。親愛的禱告朋友,請相信我,主也要定罪那些每週在禱告聚會中作「冗長禱告的人」--這些禱告是在扼殺禱告聚會,雖然他們在結尾時亦請求神垂聽這「軟弱的呼求」或「不配的乞求」。

  主的榜樣

  但主從不定罪那些長而誠懇的禱告。我們不要忘記,我們的主有時也整夜禱告。聖經只記載其中的一個--我們不曉得主有多少次這樣的禱告(路六12)。祂有時「天未亮時」就起來到曠野地方去禱告(可一35)。這位完全人比我們花更多的時間禱告。無疑的,我們看到一個事實,那就是許多神的聖徒多年長夜在神面前的禱告,使得神的能力在白天可以顯在人群中。

  我們的主不像我們為自己找藉口,而不去禱告--我們常以為祂一定沒有空去禱告,因為有許多服事的需要和機會等著祂。有時,在幾天最忙碌工作之後,祂的聲名達到最巔峰,每個人都來跟隨祂、求問祂,但祂卻離開他們退到山上去禱告(太十四23)。

  聖經記載,有一次「有極多的人聚集來聽道,也指望醫治他們的病。耶穌卻退到曠野去禱告。」(路五15、16)為什麼呢?因為祂知道禱告比「服事」更重要。我們常說,我們太忙沒有時間禱告;但比我們更忙的主,祂卻有著更多的禱告。祂有時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可三20);有時祂連休息和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可六31);但祂還是常常找時間去禱告。假若,常常禱告和有時有長時間的禱告,都是我們的救主所必須的,難道這對我們會較不重要麼?

  我不是想要說服別人同意我的看法;這是極小的事。我們只想了解真理。司布真曾說過:「我們不需要拐彎抹角,不敢直接告訴主我們所渴望的;我們也不需要試圖用美妙的言詞,只要簡單直接地向神要求我們所想要的,我相信這種與神辦事的禱告。禱告就是從神的許多應許中支取一個應許的供應,這些應許是神在祂的話語中所賜給我們的。這種支取如同到銀行兌現一樣。我們不需要到銀行與辦事員閒談,而竟忘了所要辦的事,然後空手而出,一無所得。我們只要把應許的支票放在銀行員手中,告訴他我們要領多少,然後數點所拿到的錢,再到別處辦事。這就是從天上銀行支取供應的例子。」這種說明是何等美妙!

  但切記,我們要盡可能有明確的禱告;把辯才放下--假若我們有的話!避免無需要的「饒舌」,在信心中得著所期望的。

  琱謄咩i的需要

  若銀行職員看見我旁邊站著面帶惡相的武裝罪徒,他們可能把錢從我無助的手中奪去,他會立刻把錢交給我麼?他是否會等到匪徒離開後再給我呢?這不是空幻的情景。聖經告訴我們,撒但能夠攔阻和遲延禱告的答應。彼得不是力勸基督徒要注意一些事,使他們的「禱告沒有阻礙」(彼前三7)。我們的禱告是有可能受到攔阻的。「那惡者就來,把所撒在他心堛滿A奪了去。」(太十三19)

  聖經給了我們一個例子,也許這只是許多例子中的一個,就是惡者真實的攔阻--遲延,而使禱告的應允遲延了三個禮拜。我們把它提出來,為的是要表明反覆禱告和琱謄咩i的需要,且要注意撒但超然能力的攔阻。但以理書第十章十二、十三節說:「他就說,但以理阿,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已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來幫助我。」

  我們也不必太看重撒但對我們禱告的抵擋和攔阻。假若我們安於為神的一些應許或我們認為需要的只求一次,那麼這一章就不需要寫了。我們是否不再禱告了呢?舉例來說,我知道神不願罪人死亡,所以我就大膽的向神禱告:「哦,神阿,求你救我的朋友。」然後我就不再為他的悔改祈求了嗎?喬治慕勒為一位朋友的悔改每天禱告(並且常常禱告)有六十年之久。聖經對於「辦事的禱告」有何亮光呢?我們的主對琱謄咩i舉了兩個比喻。其一是,有一個人半夜到朋友那堶氻T個餅,「但因他情詞迫切」--或堅持(威末斯譯本),意即他「不怕難為情」(路十一8)。另一是,有個寡婦常「麻煩」不義的官,她「一直來纏磨他」,最後終得伸冤。我們的主補充道:「神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路十八7)

  我們的主對那位遭受拒絕和挫折的迦南婦人何等欣賞!因她不住地祈求,祂就對她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罷。」(太十五28)我們親愛的主在客西馬尼園極大痛苦中時,祂尚且需要重複祂的禱告,「耶穌又離開他們去了。第三次禱告,說的話還是與先前一樣。」(太二六44)我們也發現保羅為他身上的刺多次向神禱告。他說:「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林後十二8)

  神不可能總是立刻答應我們的要求。有時候是我們不適宜得到這恩典;有時候祂說「不」,是為要給我們更好的。想想保羅在監牢的情形;若是你的孩子受冤枉而坐監,隨時可能喪命,你是否--豈能--安於只一次的辦事的禱告:哦,神阿,救我的孩子脫離他們的手?你豈不是多多迫切的禱告麼?

  這就是教會為彼得迫切禱告的原因,「教會卻為他長時間和熱切的禱告神」(徒十二5威末斯譯本)。美國版中「不住的禱告」,在修訂版中是「迫切的禱告」。陶恕博士指出,這兩種翻譯在希臘文的語義上都不夠完全有力。這字的原意是「劬勞」的意思。它代表一個人殷切和強烈的願望。彼得也說到迫切的禱告。這句話也用來描述我們的主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二二44)

  啊!這就是禱告的殷切,甚至極其傷痛。現在,我們要來看看自己的禱告如何?

  劬勞的禱告

  我們是否蒙召進入這種極其傷痛的禱告中?許多親愛的聖徒都說「不需要」!他們以為這種傷痛是表示我們缺乏信心。但是,我們主耶穌身上的大多數經歷常是會臨到我們的。我們已經與基督同釘,也與祂同復活,難道我們不會與祂同為靈魂受苦麼?

  就實際的人生經歷而論,當我們為自己所愛但卻每天活在罪中的孩子禱告,我們能夠沒有痛苦嗎?我要請問,有那一位信徒能夠有負擔於靈魂的得救--深切的關愛靈魂,但卻沒有極其傷痛的禱告。

  我們能否像約翰諾克斯向神呼籲,「神阿,給我蘇格蘭,否則我寧可死去」?聖經也讓我們看見,當摩西向神呼求時,他的心沒有傷痛麼?「唉,這百姓犯了大罪,為自己作了金像。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三二31、32)

  當保羅禱告說:「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九3)難道他沒有痛苦麼?

  無論如何,我們確知那位為耶路撒冷「大聲哀哭,流淚禱告」(來五7)的主,若看見我們為失喪者哀哭時,祂絕不會因此生氣的。當祂看見我們為祂所掛心的罪人哀慟時,祂豈不會更加滿意麼?事實上,那麼多的服事卻只有少數人悔改,這豈不是由於缺少哀慟的禱告麼?

  聖經記載,「因為錫安一劬勞,便生下兒女。」(賽六六8)保羅在寫給加拉太人的信上說道:「我小子阿,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堙v時,他的感想如何?這豈不是真屬靈兒女的經歷麼?哦,我們的心常是何等冷淡啊!我們為失喪者的憂傷何其少!所以,我們膽敢批評那些為將要滅亡者哀慟的人麼?神必不許可!不但如此,我們知道這是禱告中的摔跤。不是因為神不願意回答,而是因為「這黑暗世界的掌權者」的抵擋(弗六12)。

  摔跤的禱告

  禱告中所用的「爭鬥」一詞,意思是「一種對抗」,但不是我們與神對抗,因祂是站在我們這一邊;乃是與惡者對抗,雖然牠是失敗的敵人(約壹三8),牠卻想攔阻我們禱告。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理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我們也同樣「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一3),並且只有在基督塈畯怳~能得勝。我們的摔跤可能是與撒但在心思上攪擾的摔跤,為要使心思定睛在基督的身上--這就是儆醒和不住地禱告,亦即「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弗六18)

  「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羅八26)這是叫我們得安慰的事。若不是藉著實例或教訓,我們就不知道聖靈如何「幫助」我們?聖靈是如何「禱告」呢?「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羅八26)難道聖靈在禱告中不像人子在客西馬尼園一樣「劬勞」麼?

  假若聖靈在我們堶掙咩i,難道我們不會有分於祂在禱告中的「嘆息」麼?若我們有時因為禱告的傷痛而使身體受虧損,天使會幫助我們像幫助我們的主一樣麼(路二二43)?我們在神面前禱告時可能像尼希米一樣哭泣、悲哀和禁食(尼一4)。有人會問說:「但是,為罪憂傷和為期望別人得救而傷痛,那豈不是不必要,且是羞辱神麼?」

  這豈不是顯示對神的應許缺乏信心麼?可能有些人是如此。但毫無疑問的,保羅乃視禱告--至少有時候--為一種爭戰(參羅十五30)。在寫給歌羅西人的信中他說道:「我願意你們曉得我為你們和老底嘉人,並一切沒有與我親自見面的人,是何等的盡心竭力;要叫他們的心得安慰。」(西二1-2)無疑的,這是指他為他們禱告說的。

  再者,他提到以巴弗是一位「在禱告之間,常為你們竭力的祈求,願你們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穩。」(西四12)

  「竭力」這個字就是我們所說的「傷痛」,也與描寫主禱告時「極其傷痛」同一個字(路二二44)。

  使徒保羅又說,以巴弗「為你們多多勞苦」,這也是指他的禱告。保羅看見他在牢中禱告,見證他是長期、專心、不懈怠地為歌羅西人的好處禱告。看守保羅的御營守衛看見這些帶鎖鍊的囚犯在禱告,必深受感動且覺得希奇。他們舉起帶鎖鍊的手禱告時的興奮、眼淚和迫切的祈求,對他必是一種啟示!而我們的禱告又是如何呢?

  無疑的,使徒保羅勸勉以弗所基督徒和其他人要「站住」,乃是說到他自己的習慣:「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鍊的使者。」(弗六18-20)我們可以確定,這是他自己禱告生活的寫照。

  所以當禱告遇到阻礙時,必須以禱告去除之;這就是人們所謂的禱告通。我們必須與撒但的詭計摔跤。當我們為別人的心思和疑惑努力呼求,直接攻打邪惡的靈界眾軍時,我們可能導致身體疲乏和痛苦。對我們而言,有時禱告就如使徒保羅所說的,是一種「爭戰」、「摔跤」,這必迫使我們「奮力抓住神」(賽六四7)。若我們以為只有少數人曾在禱告中摔跤,那豈不是錯了?我們是否如此認為呢?讓我們永不疑惑主的能力和祂豐盛的恩典。

  史哈拿的禱告

  「信徒快樂秘訣」的作者在離世前曾將她自己所遭遇的一件事告訴一小群朋友,也許她會容許我把它公開出來。一位女土常來拜訪她,一住就是二、三天,這常成為她很大的試煉,且成為她脾氣、耐心的重擔。每次來訪她都需要有許多禱告的預備。有一次危機終於來了,這位「好吹毛求疵的基督徒」計劃在她家住一個禮拜!她覺得別無所助,只有整晚禱告才有能力應付這個大試煉。所以,為自己預備了一些餅後,她就提早進入臥房,準備整晚跪在神面前,求神賜她力量,使她能在這些令她為難的日子中,保持甜蜜的微笑和愛心。當她跪在床前不久,有一個思想閃進她的心中,那是腓立比書第四章十九節:「神必照他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堙A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她的懼怕立時除去。她說:「當我得到這句話,我就開始感謝、讚美祂的恩惠。然後我便跳上床,睡了一整晚。第二天我的客人來了,我們相處得很好。」

  沒有人能定出禱告的嚴苛規條,甚至是為自己;唯有神恩惠的聖靈能隨時引導我們。無論如何,我們得把事情交託出來,神是我們的判斷和引領。但我們要記住,禱告是多方面的事。正如莫爾主教所說的:「真正的禱告乃是能在各種境況中祈求。」其通常為:

    禱告是重擔的嘆息,眼淚的滴落;
     舉目仰望,獨有神的臨近。

  這是單單將你所要的告訴神(腓四6)。我們不必認為禱告一定都是爭戰和摔跤。若是如此,我們當中許多人必定很快地身體毀壞、精神崩潰,早早被主接去。        

  很多人因為健康的關係無法長時間保持禱告的姿勢。對此慕勒曾說:「真正得勝的禱告是不使身體費力和受攪擾,而能持續不斷地進行。那常是在魂與身體極深、極長久的安靜中得勝。但從另一方面來說,禱告絕不是怠惰的安逸,而可以說是單純和依靠。它是神和人之間極重要的行政。所以,如果是真實的禱告,它常是如同工作之勞苦、琝唌B爭戰。」

  沒有人能為別人描述這種禱告。每個人只要按自己心之所感去禱告,聖靈必指引我們該禱告多久。且讓我們都充滿我們救主神的愛,以使禱告能夠隨時隨處成為我們喜樂和蒙恩的憑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