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與復興

第一章 復興之必要
    聖靈的澆灌
    復興的責任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復興禱告的需要
    神最大的需要
    我應該劬勞嗎
    走向全國復興的途徑

第三章 復興講章
    有功效的禱告
    信心的禱告
    禱告的靈
    要被聖靈充滿

第四章 復興的禱告
    大復興的禱告
    世界大復興
    復興的禱告
    不住祈禱的生活
    代禱的經歷--陣痛與眼淚
    為神的百姓代禱
    小組聚會的禱告
    信心的祈禱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走向全國復興的途徑
雷夫.馬荷尼

  認識復興的攔阻

  從聖經看來,我們知道復興確實有一些攔阻存在:「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

  仔細的查考這節經文,我們可以清楚地看見,有一些「主宰(管轄)的靈」,牠們是這世界的統治者。也有成群屬靈氣的惡魔,接受那些主宰的靈權柄的指揮。這些統治者和牠們的手下,間接地統治這個世界(透過世上的有權有位者)。在復興之前,這些統治者和牠們的手下必須先被聚集並捆綁起來!這些屬靈的統治者和牠們的手下,是神大能的旨意要實現在地球上的真正攔阻所在。

  如何處理這些阻礙

  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是和一位曾經去阿根廷宣教的--愛德華.米勒弟兄有關的。在一些年前,他曾在南美的一個大城市籌辦了一個復興聚會。他做了每一種想得到的預備工作,為要使這聚會能以成功。有每天收音機廣播中的宣傳、分發出成千份的傳單,也在聞名的報紙上刊登廣告和發佈消息。在第一天晚上,經過數週艱辛的勞苦和努力,這位復興的講員來到了為聚會而搭的大帳蓬,只發現其中擺滿了沒人坐的椅子。雖然他作了密集的宣傳攻勢,卻沒有任何人來參加這第一天晚上的聚會。由於有了這個令人沮喪的經驗,米勒弟兄開始熱切尋求神,為要得著能成功傳福音的答案。他想要求得一個初期教會的復興。

  初期教會的禱告是這樣的:「求主叫你的僕人大放膽量,講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來,醫治疾病,並且使神蹟奇事,因著你聖僕耶穌的名行出來。」(徒四29-30)

  米勒弟兄經過十數週代禱性祈求後(每天禱告八至二十四小時),神差派祂的天使來到一所聖經學院。其中所有的師生都被聖靈感動,開始為阿根廷的復興禱告。經過三個月迫切流淚的禱告後,有一位學生在聖靈中說出神啟示的話來:「神將開始在阿根廷施行各樣的神蹟奇事,因為阿根廷的壯士已經被捆綁了。」從那天晚上以後,很明顯地,神的靈以一種空前的方式在南美洲運行。

  在這位天使發佈神命令的指示後不久(約有二年)。湯米.席克斯弟兄來到阿根廷的首都,安排了一個佈道聚會,這個聚會可說是「教會歷史上人數最多的一次」(在1950年左右)。每晚有多達二十五萬人,來參加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巨大的體育場中所舉行的聚會。每晚聚會結束後,必須用起重機和大貨車,將那些被醫好者所廢置的輪椅和拐杖搬離現場。

  在這個城市內,曾有許多宣教士勞苦了好幾代,只能招聚到屈指可數的一小撮歸正者。然而,在這短暫的佈道聚會期間,卻有高達二十五萬人宣告歸皈基督。是什麼因素造成這樣大的差別呢?是因為阿根廷的壯士被捆綁了!

  直到今天,米勒弟兄報告說,在阿根廷的任何一個城市中,只要有工人前去做工,就能建立起教會來。讚美主。

  先捆綁壯士

  我們如果要想有復興,那麼現今這黑暗世代的統治者(壯士) --那空中屬靈氣的惡魔,必須先被捆綁(或被廢除其統治權)。「人怎能進壯士家堙A搶奪他的家俱呢,除非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財。」(太十二29)

  上面所引用的經文是耶穌施展權能趕逐並捆綁鬼魔後,反駁法利賽人惡意的批評時說的。讀一讀上下文,你將看出那壯士很明顯地是指一種屬靈的權勢。這些統治者(壯士)必須被捆綁住,牠們的管轄權必須被打碎並廢除,然後神的旨意才能在地球上或在教會中自由的運行。(亦可參看可三27;路十一21、22)

  神已委派牠的教會成為祂用來捆綁這些壯士(統治世界諸邪靈)的工具和器皿,教會現在被用來向空中執政的、掌權的彰顯出神百般的智慧。(弗三10)

  並且我們要陳明:「從上頭來的智慧,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多結善果、沒有偏見、沒有假冒。」(雅三17)現今這黑暗世代的統治者,正持續地要將各式個樣的猥褻和不純潔的事,堆壓在人類的生活當中。牠們繼續不斷地煽起戰爭、鬥爭和分裂。但神已定意要藉著教會使祂的智慧(清潔的、和平的)能表現出來,來對抗這些壯士和牠們邪惡的意圖。「因為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而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林後十4-5)

  所以,我們將以上論述歸納而得如下的結論:神將使祂的教會聚集在一起,捆綁這些壯士(在天界中的屬靈的統治者),攻破堅固的營壘和各種控制人的錯謬思想,好使祂要將復興大能的甘霖降在地球上的旨意能夠成就。

  當壯士被捆綁住之後,大復興隨後就會來到。

  根據阿根廷大復興所得的經驗,愛德華.米勒弟兄說:「每一個國家、地區或城市的上空,都有壯士在轄制它們。」撒但的差役被組織起來,並且控制這些國家、地區和城市中的許多(甚至是大部份)事務。這個看不見的屬靈系統是遍及全世界的組織,並且一般屬血氣的人並不能體會到它的存在。保羅說,這是我們所要爭戰的對象。(弗六12)

  「壯士披掛整齊,看守自己的住宅,他所有的都平安無事。但有一比他更壯的來,勝過他,就奪去他所倚靠的盔甲兵器,又分了他的贓。不與我相合的,就是敵我的,不同我收聚的(不捆綁這些撒但手下的差役),就是分散的。」(路十一21、23)

  贏得擄物

  感謝神,在這場戰爭中可以贏得擄物(戰利品),就是那些黑暗的統治者施展權勢控制下的城市、國家和地區。那位比壯士更強的來到時,祂擊潰了這壯士,並將那壯士所控制的都拿走,且分了牠的贓。當我們以熱切、有效、代求性的禱告,進入和屬撒但的統治者的爭鬥時,我們能(使用我們所有屬靈的武器,藉著神,它們是大有能力的)擊潰這些靈界的專制暴君,並為了神和復興,將這些城市和國家從惡者手中釋放出來。

  多年來,人們勸我們要為復興禱告,要為復興尋求神,但我們從未被告知為何禱告是必須的。

  有些人以為神是自私的,並且不情願將祝福賜給我們。這是撒但的謊言。神願意用最糟糕的方式(即使比我們所想到的方法還要差勁得多),賜下使地球震動、使罪惡得潔淨的大復興給我們的城市和國家。但撒但手下的這些僭取權位者,阻礙了神旨意的實現。這些控制著各城市的屬靈界的統治者,不願讓復興臨到地上。

  當聖徒們在神的大能大力中興起,並穿戴上神所賜的全副軍裝,開始與這些統治的邪靈進行屬靈的爭戰時,這些靈界的「市長」、「州長」和「管理全國的獨裁者」就會從牠們的寶座上被趕逐下來,而復興便隨之而來。我們必須爭戰;我們必須禱告;我們必須攻擊這些堅固的營壘,直到它們倒塌為止!只作短暫的禱告,然後輕易地終止禱告或放棄禱告,是不能產生什麼效果的。我們必須繼續禱告,直到這些執政掌權者被捆綁住,直到牠所握有的都被釋放,直到牠對人生命的控制被打破,然後我們將看見「神分了牠們的贓」。

  代禱的代價

  基督在客西馬尼園和十字架的經歷,預示了我們制勝敵人的方法。在客西馬尼園內,祂在靈魂的陣痛中,「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這是「能說服神(得勝)的禱告」。「這世界的王將要被趕出去」(約十二31)。祂喝了那苦杯並且被釘在十字架上。然而在十字架上,祂「將一切執政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西二15)祂的復活是祂在這場戰爭中得勝的證據。

  以賽亞豫言說:「所以我要使他與位大的同分,與強盛的均分擄物。因為他將命傾倒,以致於死。」(賽五三12)如果我們要分那些君臨我們的城市和國家的敵對統治者和撒但手下魔君的贓,上述經文所描述的景況,就是神要求我們去做的。要辛勞、悲痛地禱告直到得勝--將我們的魂「生命」傾倒出來,以致於死。

  我們當中可能只有很少人知道這種禱告,但這是使攔阻神旨意成就的敵人繳 械的武器和力量之所在。往印度宣教的祈禱的海德在四十歲時死於心臟擴大,這是他長期不斷代求禱告的結果。愛德華.米勒在他剛開始為阿根廷的復興禱告時,是一個強壯、健康的人。然而由於他將他的命傾倒出來,以致於死,這種心靈上的辛勞痛苦,使他的心臟受損(後來神醫好了他)。這是為什麼當羅馬兵丁用槍扎耶穌肋旁時,會有水和血流出來。他心靈的痛苦已使祂的心臟破裂了。但是,看看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因著祂在十字架上的死及祂在客西馬尼園中的禱告,祂敗壞了這些執政、掌權的,祂勝過了他們。因此,初期教會沐浴於前所未有的祝福和復興中,幾乎有一個世紀之久,他們幾乎把整個世界翻了過來。

  但有些不夠水準的人逐漸地將這些寶座讓回給撒但,於是黑暗的世代又來到。有些人不再能維持在心靈中辛勞地禱告,於是當撒但再次篡奪寶座時,教會就淪落在牠的支配之下。

  因此在今天,這責任臨到我們身上,我們要藉著禱告的爭戰得回屬天的寶座,直到風和火、大能的復興將我們這世界中的黑暗、不幸和絕望掃除,讓神國度榮耀的光再度照亮我們。讓我一起儆醒、禱告吧!

摘自:使徒雜誌